轮胎商难阻“CAA”驰援现场

2017年12月05日08:53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原标题:轮胎商难阻“CAA”驰援现场

提及德国知名轮胎制造商旗下的“马牌”轮胎与中国汽车救援服务机构“CAA”,有车一族并不陌生。但鲜为人知的是,围绕着注册使用在车辆保养和维修等服务上的一件“大陆”商标,经营“马牌”轮胎的大陆轮胎德国有限公司(Continental AG,下称大陆公司)与主营汽车救援服务的北京大陆汽车俱乐部有限公司(CAA,下称大陆俱乐部)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权属纷争。 

近日,双方之间长达3年的商标之争终于告一段落。2017年10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评委)对第4374872号“大陆”商标(下称诉争商标)予以撤销的复审决定,并判令商评委针对诉争商标重新作出复审决定。 

同名企业起纠纷 

记者了解到,大陆俱乐部前身为大陆汽车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于1995年创办成立,经营范围包括汽车小修、销售汽车配件等,后更名为北京迅捷行汽车服务有限责任公司。1999年12月,北京迅捷行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与澳大利亚NRMA国际保险有限公司合资成立新公司,命名为北京恩保大陆汽车俱乐部有限公司,后于2001年更名为大陆俱乐部。 

引发大陆公司争议的诉争商标,由大陆俱乐部于2004年11月22日提出注册申请,2010年10月28日被核准注册使用在车辆保养和维修、橡胶轮胎修补等第37类服务上。 

在诉争商标获准注册将满4年之际,大陆公司于2014年10月8日针对诉争商标向商标局提出撤销申请,主张诉争商标在2011年10月8日至2014年10月7日(下称指定期间)连续3年未进行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 

据了解,大陆公司隶属于德国大陆集团,于1871年在德国汉诺威成立,1994年正式进驻中国市场,其在中国成立有大陆汽车系统(天津)有限公司等企业。2002年,大陆公司在轮胎维修、轮胎业的研究和开发(代他人)等服务及车辆轮胎、整车轮等商品上提出4件“大陸”商标的注册申请。 

2015年3月26日,商标局针对诉争商标作出不予撤销决定,驳回了大陆公司的撤销申请。大陆公司不服商标局作出的决定,于同年6月29日向商评委申请复审。

2016年3月29日,商评委作出撤销复审决定,认定大陆俱乐部提交的证据整体上未形成有效的证据链证明其于指定期间在核定服务上对诉争商标进行了公开、真实、合法的使用。据此,商评委决定对诉争商标予以撤销。 

大陆俱乐部不服商评委作出的复审决定,随后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历经三年见分晓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大陆俱乐部提交的在案证据能够证明其在指定期间内开展了汽车救援服务相关的业务并在行业内具有一定知名度,但其中的合作协议、会员卡等并未标明“大陆”文字,可以认定其使用行为主要涉及汽车应急救援服务,具体过程包括救援服务中的拖车、换胎、搭电等。 

同时,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指出,虽然汽车救援服务与汽车维修存在一定关联,但汽车救援服务属于商品和服务分类中明确的类别,而且与诉争商标核定服务不属于类似服务,在汽车救援服务上的使用不能视为在诉争商标核定服务上的使用。 

此外,大陆俱乐部提交的商标使用证据均未显示诉争商标文字“大陆”,虽然“大陆”系大陆俱乐部企业商号中的显著部分,但大陆俱乐部提交的在案证据或使用方式不能直接指向诉争商标及其核定使用的汽车保养和修理等服务,相关公众亦不能够通过诉争商标将特定的服务与服务提供者建立唯一对应的联系。而且,大陆俱乐部所提交证据中的多份合同及单据上使用的商标标识及服务类别均明确并直接指向了其持有的其他注册商标,难以认定大陆俱乐部对于诉争商标具有真实的使用意图并进行了有效的使用。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大陆俱乐部的诉讼请求。 

大陆俱乐部不服一审判决,继而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补充提交了商标使用材料及其相关商标被驳回或无效的材料等证据。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第十版《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在第37类和第39类服务中分别列入运载工具(车辆)故障救援修理服务、运载工具(车辆)故障救援牵引服务,而诉争商标提出注册申请时使用的第八版《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并无上述服务。此外,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大陆俱乐部在指定期间内开展了车辆检修、紧急换胎等,而上述服务属于汽车保养和维修的内容,可以认定为诉争商标在核定的汽车保养和维修服务上的使用;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是商标的本质属性,大陆俱乐部提交的相关证据上标注了“大陆汽车俱乐部有限公司”,包含了诉争商标“大陆”,可以视为对诉争商标标志的使用。 

综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大陆俱乐部在指定期间内对诉争商标在核定服务上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使用,据此撤销了一审判决及商评委作出的复审决定,并判令商评委针对诉争商标重新作出复审决定。(本报记者 王国浩)

(责编:杨轩(实习生)、熊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