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图书,近乎疯狂

2018年05月17日08:27  来源:检察日报
 
原标题:盗版图书,近乎疯狂

图①、图②:盗版书仓库一角图 ③:庭审现场

4月11日,由全国“扫黄打非”办、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国家版权局等中央五部委联合挂牌督办的“12·27”侵犯著作权案,在安徽省合肥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赵春辉、徐颖、王军、谢瑞、周通、刘会军等16名被告人出庭受审。

截至发稿,法院尚未作出判决。

克隆正版图书

扫描排版印刷成书

4月11日的庭审过程中,出庭的公诉人通过证据展示,还原了多名被告人盗版图书的犯罪过程。

现年35岁的河南省新蔡县人赵春辉,初中文化程度,早在2003年便出来闯荡江湖卖盗版书。十几年间,虽也卖过正版书,但卖盗版书利润更高、来钱容易,所以转为以卖盗版书为主。2015年之后,他更是直接印制盗版书出售。他在网上找到想要盗版的图书后,便让排版公司扫描排版,再发给印刷厂印刷成书。

王军,是主要帮赵春辉扫描排版盗版图书的个体老板。为招徕业务,他在许多网站和论坛上发布消息,称可以提供广告设计,印刷服务。赵春辉看到信息后与王军联系,双方有了生意上的往来。

刚开始,王军尚不清楚赵春辉是印刷盗版书,只是按照对方要求,帮其扫描图书,排版成电子稿。后来知道了赵春辉是做盗版书,但在利益诱惑下,他并没有收手,而是继续帮着赵春辉扫描排版,直至案发。

每次扫描排版前,赵春辉或是将正版图书寄给王军,或是告诉王军书名,让他在网上购买该书的正版书。扫描排版后,赵春辉给王军一个印刷厂QQ,王军直接将制作好的电子版发给印刷厂。

王军扫描排版是按书页收费,书越厚,获利也越多,一个星期左右可以扫描排版一本书。不管盗版还是正版,都不需要提供任何手续,“来者不拒”。王军从帮赵春辉扫描排版盗版书中非法获利40多万元。

徐颖的华东印刷厂,是诸多帮赵春辉印盗版图书的印刷厂中的一家,多次接受赵春辉的订单。正版书印刷,按正常渠道,需要提供新闻出版部门开具的委托印刷单(简称委印单),由出版社申请,当地新闻出版部门备案。可是在徐颖的印刷厂里,印盗版书比印正版书还要简单,根本不需要什么委印单,给钱就印。印刷厂按照赵春辉的要求,让印什么书,就印什么书。赵春辉找徐颖印刷的大多是小说类,如《梦里花落知多少》《我一直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白鹿原》等。徐颖共帮赵春辉印刷盗版图书18.8万本,非法获利186万元。

印刷、装订好后,印刷厂便打电话给送货的物流运输车,将盗版书打包装运交付赵春辉。由于干盗版书的都不会告诉外人仓库的位置,徐颖每次把物流运输车喊来之后,便将赵春辉的电话号码给驾驶员,让驾驶员自己和他联系,到了月底,赵春辉再和印刷厂结账。

租仓库放盗版书

雇用多人物流收发

为存放盗版书,赵春辉在北京市通州区租了3个仓库,仓库里堆放了20万册左右的盗版书籍。同时,他还以每月三四千元的工资,雇用了王某等多名客服、打包人员。赵春辉作为老板,负责联系买家和向物流公司结账,王某等负责开车和配货发货,还有一些人员或搬书干活,或负责接听电话,在电脑上做些收发货之类的表格及记账等工作。

每当有买家订货,赵春辉会通过QQ把配货单发送到仓库的电脑上,王某等把配货单子打印出来,根据配货单上的内容配书打包,然后在包裹上编上号,送往物流发送出去。

配货单是个表格,表格第一栏的内容是收件人的基本信息、发货日期、收货人电话号码、物流公司名字。除此之外,还分“直发”和“听电话”“代收”几类收货方式,其中“直发”的意思就是货到了目的地后,收货人可直接把货提走,“听电话”就是物流公司要收到发货方的电话,同意放货,收货人才能收到货;“代收”的意思是对方收货人提货时必须支付货款,然后发货方再去找物流公司要钱。

赵春辉有图书批发零售的特许经营许可证,一般都是通过物流代收款,也有直接转账的,物流运到地方后,买家提货的时候将钱付给物流公司,赵春辉定期跟物流公司结账。

从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3月4日,赵春辉等共计销售盗版图书178.4万余册。2017年3月16日,公安机关在北京市通州区赵春辉租用的一处仓库内查获盗版图书8.8万余册,在另一仓库内查获盗版图书10.9万余册。

网上开店

线上交易快递运输

据赵春辉、谢瑞、周通等供述,盗版行当每年也会悄悄地搞一个地下全国订货会,参会的都是干盗版的人。2015年初赵春辉参加该订货会时,发了不少名片,也认识了一些下线,比如安徽合肥的谢瑞。2015年至2016年,赵春辉卖给谢瑞的盗版图书共计2.4万余册。

谢瑞,2010年曾因犯销售侵权复制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虽然受过惩处,但经不住盗版图书巨大利益诱惑,他继续操起买卖盗版书的生意。他在淘宝网上开了3家图书专营店,对外宣称都是正版图书。他在河南和北京的图书市场,通过非正规进货渠道,低价购进盗版图书,然后通过这些网店向外销售。他经营的盗版图书主要是儿童图书、教辅类考试图书和社科文艺类图书,如《书虫》《淘气包马小跳》《笑猫日记》《全国注册会计师资格考试用书》等。

为销售需要,谢瑞聘用了陶某等客服和打包人员,消费者从他的网店买书后,网店通过快递将书发出,而购书款则是通过网上支付。

在合肥市新蚌埠路杨岗附近,有一个专门对外出租仓库的地方,谢瑞在里面租了一个仓库,仓库里除了大量盗版书,还配有打包机。

受过惩处的谢瑞深知销售盗版书是违法犯罪行为。为掩人耳目,他在仓库的货架上放着一些正版图书,若遇检查,便拿正版书应付。不仅如此,每次发货时,发货人信息和地址填写的都是虚假信息,如李老板、王老板等。2016年底,预感到情况不妙的谢瑞,到仓库对几个雇用的员工说:“这两天公安查得紧,随时都可能被发现,如果你们被带走了,什么都不要说,如果乱说,小心对你们自己及家人都不好。”并要他们把微信都删了。

卖盗版有利可图

线下买卖赚取差价

除赵春辉外,谢瑞进货的另一个渠道,是河南的周通和微信名为“金太阳”的刘会军。

周通原先在河南郑州的古玩城里蹬三轮车拉人,常在古玩城接活。周通供述,当时古玩城里有许多卖盗版书的摊贩,他便去问有没有便宜书,卖家也不避讳。第一次,他买了几百元钱的书,摆地摊卖掉了。后来,他了解到一个地下图书交流订货会正在召开,专程去了两三次,拿了一些名片,慢慢摸清了门路,建起了自己的关系网。

而刘会军原先在郑州市一个工厂上班,后来买了一辆面包车跑黑出租,接触到有人买卖盗版书,他就帮着拉拉货。慢慢的,他摸清了进货渠道,偷偷记了几个客户的电话号码后,自己也做起了买卖盗版图书的生意。

两人所卖盗版书的价格,一般是在进价基础上每本增加5角到1元钱。有客户要折扣,就以正版书的码价乘以折扣给对方报价。两人卖给谢瑞的,大多是考试用书,如《全国二级建造师资格考试用书》《全国注册会计师资格考试用书》《全国卫生资格考试用书护士》等,均为盗版图书。

谢瑞从这两人处购买图书的方式相同,事先将需要购买的图书名称、数量等相关信息告诉对方,对方通过专线班车运到合肥,然后货车司机跟谢电话联系,谢再去提货结账。谢还与刘约定,三天不相互联系,就表示可能出事了。

经查,周通出售给谢瑞“会计”“建筑”类考试辅导资料等盗版图书共计1.7万余册;刘会军出售给谢瑞“注册会计师”“二级建造师”考试类盗版图书共计1.1万余册。

立案侦查

大数据协助破案

2016年11月,安徽省肥西县公安局接到举报称:某网上图书专营店涉嫌销售盗版图书。接到报警后,肥西县公安局立即开展调查。

2017年1月6日,侦查机关在合肥市庐阳区邮政局查获谢瑞卖出后被退回的《查理九世系列》盗版图书875册。经深入调查发现,谢瑞有经营盗版图书前科。

在掌握了谢瑞团伙的人员结构和仓库位置后,2017年1月13日,侦查机关在阿里巴巴大数据技术协助下,对谢瑞团伙统一收网,将谢瑞等8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并捣毁仓库2处,扣押《淘气包马小跳》《大中华寻宝》等盗版图书80余种、5万余册,扣押码洋100余万元。

经查证,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谢瑞的三家图书专营店分别销售盗版图书23.8万余册、26.4万余册、8.6万余册。

在办理谢瑞案件过程中,侦查人员发现这些盗版图书主要来源于北京和河南郑州,由此牵出了赵春辉等人涉嫌侵犯著作权一案。2017年2月22日,侦查人员赶赴北京,经过近20天艰苦寻查,发现了赵春辉位于北京通州的3处仓库。赵春辉落网后,从赵春辉被捣毁仓库里,侦查人员扣押盗版图书154种20余万册,码洋600余万元。

接着,侦查人员又先后抓获了徐颖、王军。谢瑞的另两个上家周通、刘会军也相继被抓获。

该案共打掉线上、线下3个犯罪团伙,捣毁仓库4处,扣押盗版图书200余种25万余册,涉案金额2亿余元。(黄骊 黄凌)

(责编:龚霏菲、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