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抢注搅浑了商标竞争这潭水

2018年05月14日08:47  来源:经济日报
 
原标题:恶意抢注搅浑了商标竞争这潭水

在中国品牌日前夕,“六小龄童”竟然刷了一把存在感——近日,演员六小龄童在微博晒出了国家商标局的回函,信中商标局表示已驳回了某化妆品公司抢注“六小龄童”的商标注册申请,认为该行为侵犯了六小龄童姓名权。

六小龄童算是幸运的,恶意抢注品牌商标已经成为困扰众多企业的问题,有的已经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程度。例如,一自然人申请注册的200多件商标中,包括“HLIAVVEI”“VVEIXIN”等,与华为、微信等较高知名度的商标高度近似,涵盖相同及类似商品服务。

另一个自然人在多个类别商品上申请注册了“美的公主”“容声家宝”“PANSOPHIC”“美菱先锋”等众多与知名品牌相近的商标,被商评委依法宣告无效。

这还不算最夸张的。2017年全国申请人商标申请量前100名榜单中,有近30名申请人为个体,且申请总量高居榜首的是叫侯丰羽的个体申请人,他在2017年一共申请了5767件商标,其商标申请量比排名第二位的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高出了近1000件,比腾讯多了近1500件。从2002年至今,该人名下累计的商标申请量高达9000多件。这属于明显的恶意抢注。

商标恶意注册已经成为一门生意,许多机构以此牟利。去年,商标局发现威海地素贸易有限公司申请注册300余件商标,均完整包含他人在先注册、知名度较高的kenzo、moschino等商标,广州四三九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申请9000余件商标,其中被不同权利人提出异议210件。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宋健认为,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是商标申请成本过低。随着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的深入推进,我国商标注册流程大幅缩短、成本大幅下降。这一方面推动了我国市场主体商标品牌意识日益增强,商标注册申请量持续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为574.8万件,同比增长55.72%,网上申请489.7万件,占申请总量的85%。

另一方面,更低的注册门槛和持有成本,也为恶意抢注留下了“后门”。为了应对被抢注的危险,许多企业被迫开展防御性商标注册,比如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把“大米”“虾米”“玉米”“爆米花”“黑米”“米粉”全部注册了,阿里巴巴名下也有“阿里叔叔”“阿里爷爷”“阿里奶奶”“阿里宝宝”“阿里哥哥”等阿里一家子。“结果导致了商标资源的极大浪费,产生了社会危害性。”宋健说,“企业也增加了负担,据说腾讯每年用于申请和维持商标的花费高达4000万元”。

截至2017年12月底,我国商标累计申请量2784.2万件,累计注册量1730.1万件,有效注册商标量1492万件,连续16年位居世界第一。虽然是商标大国,但我国商标的含金量却明显不足。据《2017世界知识产权指标》显示,2016年我国每千亿美元GDP对应的商标数量为1.78万件,美国仅有2257件,说明每千亿美元GDP,美国是由2257件商标创造的,而中国是由1.78万件商标创造的。因此,宋健认为,当前我国的商标品牌战略亟需调整量与质的观念和态度,明确遏制抢注。(佘 颖)

(责编:龚霏菲、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