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保护“活字典”

2018年03月14日09:19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原标题:知识产权保护“活字典”

□新时代·两会人物

个人简介:何志敏,四川省平昌县人。现任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常委,曾任第十届、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法制网记者 王建军 摄

在未见到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何志敏之前,对他最深刻的印象,是来自于此前的传闻:“31岁就做了博士生导师。”

3月7日,见到他本人时,虽然对他应对各种问题的自如早有预判,但是他没有任何书面材料,全程侃侃而谈如信手拈来的渊博与专业,还是超出了《法制日报》记者的想象。

党特别重视人才

从网上查阅何志敏的简历,首先会为他的教育背景所折服。1990年,何志敏从意大利拉奎拉大学留学归来,获得化学工程博士学位。回国后先是在天津大学执教,并破格晋升正教授,随后第二年评为博士生导师。

人生如开挂一般,大抵说的就是何志敏这样的人。1996年时,天津市委从高校选拔干部,引进高水平人才到政府或国有企业工作,他被选中了,被任命为天津市化学工业总公司副总经理。两年后,他又任天津渤海化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随后,在2000年7月,他被任命为天津市科委副主任。2008年被任命为天津市知识产权局局长,2014年初他进京担任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

从事科研,到企业实现科研成果的转化,到政府部门组织谋划创新及制定政策与树立战略性思维,这是何志敏对自己这段人生轨迹的描述,他为自己找到了实现价值的很好地方,特别是亲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感到特别幸运。

何志敏觉得他是沾了国家高速发展建设的光。“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的人才资源处于断档阶段,跟不上国家发展建设的需求。”经过努力,他“荣幸地获得了国家支持优秀人才成长的许多政策和资金支持,有了干事创业的平台”。

从“创新者”到“创新者的管理者”与“创新的组织者”的角色转换,他说自己充分体会到了“党特别重视人才”。

尽快修订专利法

在采访前,听到何志敏与其他记者对话,涉及政府工作报告的高质量发展与创新的关系,涉及《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颁布10周年以来知识产权事业发展取得的成就,涉及我国在推动“一带一路”知识产权国际合作方面的举措与成效等。

令人意外的是,每一个问题,何志敏都回答得特别详细,涉及数据的部分也毫不含糊,自始至终没有查阅任何资料。何志敏就像一个存储了各种信息与知识的资料库一样,随便问什么,他都能不假思索地“掏”出来给你。

“在中国,只要用心、用情、务实、敬业地工作,你一定能取得很好的成绩。”何志敏说。

对于法律方面的问题,他的“资料库”里显然也有。目前在专利法的修改上存在分歧,他认为主要原因有三:一是价值多元,认识不统一也很正常;二是企业对于专利保护的诉求也因其发展水平不一而有所不同,如何做好平衡有效的制度设计也是修法必须考虑的问题;三是立法更加公开,各方面声音都可以参与进来,寻求到最大公约数并不容易。

在何志敏看来,形成共识需要一段时间。“但不管如何,新修订的专利法一定要有更高的保护水平,一定要有更好的包容性,一定要能够保障创新型国家和知识产权强国的建设。不仅要满足今天的需要,还要在未来5至10年的实践检验中被证明是合适的”。

一视同仁的保护

何志敏认为,国家知识产权局指导地方知识产权部门执法是全方位系统性的。这些年申长雨局长一直倡导大保护、严保护、快保护、同保护。

所谓大保护,就是要形成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行政保护、仲裁、自我保护、社会组织参与调解的大的保护格局;快保护,即要探索一种快速审查快速授权的机制,包括纠纷快速调处机制;严保护,就是提高执法标准包括处罚标准,实行惩罚性赔偿;同保护,即无论什么市场主体,国有的还是民营的,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单位的还是个人的,都要实行一视同仁的保护标准。

何志敏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发达国家及跨国企业的需要,更多的也是我们自身高质量发展的需要,落实五大新发展理念,建设社会主义现代经济体系的需要。

针对近年来专利执法办案量每年都在大幅度增长的现象,何志敏有他自己的看法:这说明了三件事情。第一,我们的知识产权价值变得更高,企业的利益诉求更大了。第二,市场主体对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信心增强了。第三,对执法处理结果的公平公正性有更多认可。

“这不意味着我们的环境更坏了,而是变好了,国际上对此也是很认可的,美国一位著名学者曾说中国知识产权现状与肤浅的陈旧印象完全不一样。”何志敏说。

何志敏预计,未来一些年专利执法办案量还会有一个增长的过程。“但也会逐步平稳,毕竟营商环境与社会诚信会越来越好,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会得到更好的遏制”。

提案多关注知产

今年全国两会,何志敏带来了6份提案,绝大部分都与知识产权事业相关,用他的话来讲,因为他喜欢“干什么事就说什么话”。

何志敏认为,我国现行专利法仅对整体外观设计进行保护,在法律制度层面存在不足,不能对局部外观设计提供有效保护,影响我国外观设计领域创新能力提升,不利于我国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建议在第四次专利法修改中建立工业品局部外观设计保护制度,以便与国际通行做法相一致,更好地维护我国形象。

何志敏说,我国民法总则已将商业秘密列为重要的知识产权种类,但仍缺乏一部专门保护商业秘密的法规或法律。侵犯商业秘密案件频发,破坏了良好的营商环境。建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有关部门抓紧研究,适时出台商业秘密法,对商业秘密保护范围、构成要件、侵权行为、权利救济、法律责任等作出明确规定,解决现行商业秘密保护法律规定不统一甚至是矛盾的问题。

何志敏还说,我国现行的知识产权法律法规采取单行立法模式,缺乏贯穿各项具体知识产权制度、普遍适用于各项知识产权客体的一般性规定。建议尽快制定知识产权基本法,规定总则、知识产权管理与执法体制及创造、保护、运用促进措施等公法性质等基本原则和共性内容,以及知识产权客体和内容、知识产权归属、知识产权的产生、变更和消灭、知识产权的保护和限制、涉外法律关系的适用等适用于所有知识产权类型的一般性私法规范。(张维)

(责编:龚霏菲、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