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之俄罗斯篇——策马丝路的“青铜骑士”

2018年03月01日08:20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原标题:“一带一路”之俄罗斯篇——策马丝路的“青铜骑士”

午夜十二点,飞机降落在圣彼得堡机场。仲夏的夜空泛着淡淡的鱼肚白,骄傲地向来访的客人宣告,这里是距离北极圈只有700公里的极寒之地。横跨11个时区,纵跨3个温度带,与14个国家陆地接壤……俄罗斯,这个无论在地理上还是政治经济上都举足轻重的大国,是“一带一路”上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

俄罗斯之“大”,除了一眼看得到的国内生产总值数值大、历史传承的国土面积大之外,究竟还大在哪里?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在知识产权已成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素的当下,俄罗斯是否能继续保持大国地位?带着这样的问题,记者走进俄罗斯一探究竟。

大学之道

创建于1930年的圣彼得堡国立经济大学座落在波光粼粼的涅瓦河畔。作为俄罗斯最早开设中文课程的非语言类大学之一,圣彼得堡国立经济大学一直积极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高校交流合作。学校建立了研究亚太地区国家社会经济问题的“科研教育中心”,致力于推动各国之间学生交换、教师互访、研究地区教育事务。

2015年6月,俄罗斯第一个“中国馆”在圣彼得堡国立经济大学成立。走进“中国馆”,迎面的照片墙详细介绍了两国在创新人才交流合作中取得的成就。介绍两国最新进展的中文书,阐述技术领域前沿信息的俄文刊物,展示两国文化的书画作品……在“中国馆”的书架上,记者甚至找到了介绍华为、海尔等知识产权示范企业如何取得成功的商业书。

“在‘一带一路’蓬勃发展的今天,我们必须加强复合型高水平专业人才的培养。他们不仅要了解‘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掌握语言等基础知识,也要顺应经济发展的需求,用创新思维推进智力资本化。”圣彼得堡国立经济大学校长伊戈尔·马克西姆采夫曾公开表示,教育交流的关键目的在于价值观的塑造,培养能为“一带一路”经济文化交流贡献力量的高水平专业人才。

近年来,圣彼得堡国立经济大学与外国高校的经济研究合作集中在“一带一路”领域。其与中国人民大学合办了中俄高级经济论坛,集中了双方和“一带一路”沿线其他国家的专家学者,通过出版书籍、刊物以及发表报告来公开研究成果。“高等教育若仅仅是为了培养大学生的技能,而没有注重形成正确的道德价值观,可能导致当代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中的危机现象。” 马克西姆采夫表示,要致力于塑造企业家在实践活动中使用新知识的能力,积累知识产权等智力资本,将其转化为创新成果并应用于实践。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俄罗斯与中国之间将进行更深入、更广泛的经济合作。希望各国加强对彼此的了解,从而深化知识产权等方面的经济文化交流。”马克西姆采夫说。

大道通衢

“我爱你,彼得兴建的城,我爱你,严肃整齐的面容。涅瓦河的水流多么庄严,大理石铺在它的两岸……”俄国著名诗人普希金的《青铜骑士》是每一个俄罗斯文学爱好者的必读诗篇,也是许多外国读者掀开俄罗斯神秘面纱的第一瞥。“拥聚在一起成群的大船,从世界每个角落奔向这豪富的港口停泊。”诗中描绘的俄罗斯圣彼得堡,是八方通衢的港口明珠,“大自然在这里设好了窗口,我们打开它便通向欧洲”。

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全球一体化进程的加快,曾经坐拥地缘优势的俄罗斯逐渐受到广袤国土的掣肘,“不安分的帆儿”再多,也难以在欧亚大陆上贯穿东西。引进高铁知识产权成为俄罗斯近年来频出的“大手笔”交易。记者也有幸在俄罗斯的旅途中亲身体验俄罗斯高铁。

“游隼”——一种凶猛而飞速极快的中型猛禽,是圣彼得堡—莫斯科线高速铁路列车的名字。车如其名,尖尖的车头,流畅修长的车身,无不彰显着它的敏捷迅速。外形与“和谐号”极为相似,透过车窗望进去,装潢却更为豪华。这让记者对这趟旅行充满期待。

刚抬脚迈进车门,“游隼号”就给了记者一个下马威——高铁列车的车门与站台衔接处居然有一脚宽的缝隙,车厢水平面比站台高出近10厘米。记者的行李箱没能“迈过”这道“坎儿”,差点儿绊倒后面的旅客。

原来,“游隼号”是全面引进德国西门子Velaro动车组技术,其优势在于动力分布式牵引技术,所有的设备分布于列车底部,使得列车可以比其它同样长度列车多容纳25%的座位。但在俄罗斯,其行驶的铁路线并非中国或德国采用的高铁专用无砟轨道,而是高铁、快车、慢车混跑的普通轨道,自然无法根据高铁的形态进行适配整修,旅客的小尴尬也只能一笑了之了。

自2009年12月18日“游隼号”在圣彼得堡—莫斯科线上投入运行以来,两地之间约700公里的路程用时4小时即可到达。尽管与中国、德国、日本等国的速度差距显著,但对于在快速长途交通方面长期依赖飞机的俄罗斯人民来说,仍然是值得庆幸的重大利好。

俄罗斯部分地区纬度较高,气候寒冷、冬季漫长,这为铁路建设的技术、设备和车辆带来了更高的要求。为此,俄罗斯积极引进中国等在严寒地区高铁建设经验丰富的国家的技术,以期经由铁路打通交通血脉。

西起莫斯科、东至北京,一条长度为圣彼得堡—莫斯科高铁线10倍的“天路”正在铺就。2014年10月,中俄两国总理第19次定期会晤上,双方签署了莫斯科—喀山高铁发展合作备忘录。双方有意发展这一项目,最终将该高铁延伸至北京。该项目途经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中国三国,全长超过7000公里,设计最高时速将达到400公里,由此打通“欧亚高速运输走廊”。“除传统的能源领域外,我们的技术合作更加引人瞩目。这条铁路将为连接中国、欧洲和中东市场的‘一带一路’带来可观的利润回报。”俄罗斯铁路公司第一副总裁米沙林认为。

“发展主体之间建立经济纽带的基础是交通。通过技术合作和设备建设,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参与运营,由此建立长效合作机制,有利于丝绸之路的复兴。”对于高铁项目合作,中方有关负责人如是说。也许,随着技术的转移、专利的转化,“远东”将不再遥远,旧日的辉煌也将得以复现。

大音希声

“外国企业想来俄罗斯投资,首先需要了解俄罗斯的知识产权制度、接受俄罗斯律师事务所的知识产权服务。但在选择服务机构的过程中,企业往往面临困难。”俄罗斯最大的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GORODISSKY &PARTNERS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俄罗斯知识产权制度建设较为完善,但服务市场较为欠缺。外国企业想进入俄罗斯,往往只能在价格昂贵的跨国律师事务所和经验匮乏的小律所之间选择。

事实上,早在2006年,俄罗斯就实现了知识产权立法的完全法典化。其民法典知识产权编自2008年1月1日起生效,并于2014年10月1日修订。根据该法典,俄罗斯联邦境内专利权、实用新型、工业品外观设计、专有技术、商标、许可等多种类型的知识产权权利受到保护。

在完善立法的同时,俄罗斯的知识产权行政执法极为严格,联邦知识产权局、联邦内政部、联邦反垄断局和海关等部门均有知识产权执法权限。2013年,俄罗斯建立了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由具有专业知识的法官审理,并由内部和外部独立专家提供支持。根据俄罗斯知识产权法律,知识产权侵权赔偿额可高达500万卢布或是商品价值的2倍,被侵权人还可以提出诉前诉讼保全等保障措施。可以说,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是外国企业进入俄罗斯市场的重要保障。

尽管如此,长期以来,在知识产权法律服务方面,俄罗斯的服务机构在世界上的知名度有待提升。作为欧洲前十大的知识产权律师事务所,GORODISSKY &PARTNERS的客户主要集中在俄罗斯联邦与乌克兰等前苏联国家,来自中国等国家的企业远少于俄罗斯本土企业。为此,俄罗斯也在积极吸引外商投资,尤其是拥有知识产权和先进技术的企业。“期待与更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帮助企业顺利进入俄罗斯市场,避免知识产权风险。”该负责人表示。

正如俄罗斯的地标雕塑青铜骑士那样,勇往直前的创新精神深深浸入俄罗斯人的血脉。创新是否能让“一带一路”沿线的俄罗斯再焕生机?我们拭目以待。(本报记者 孙迪)

(责编:龚霏菲、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