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实推进知识产权学科建设和专业学位教育

2017年03月28日08:05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原标题:扎实推进知识产权学科建设和专业学位教育

  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都离不开人才的支撑。从一定程度上说,创新驱动的实质是人才驱动,人才是创新的第一资源。知识产权人才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是发展知识产权事业和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关键要素之一。从目前国内的情况来看,高校是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主要基地,如何充分发挥高等教育资源的优势,又好又快地培养大批知识产权人才,适应经济发展和国际竞争的需要,已经成为全社会共同关心的问题。


  首先,国内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现状及存在的问题。我国高校知识产权教育始于上世纪80年代,发展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已经形成本科、双学位、第二学士学位班、硕士及博士研究生等多层次的知识产权教育模式。自2012年教育部在《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中正式设立知识产权本科专业以来,全国已有60余所高校设置了知识产权本科专业,近百所院校招收知识产权相关研究方向的硕士生,近20所院校招收知识产权相关研究方向的博士生,同时国内高校已设立了29所知识产权学院,开展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据统计,目前仅知识产权专业的在校生人数就已达1万余人。


  新形势下,知识产权事业的蓬勃发展,也使得现阶段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难以满足社会实际需求的矛盾逐渐暴露。一是作为新兴交叉学科的知识产权学科建设,已成为制约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瓶颈;二是开设知识产权专业的高校数量较少,知识产权人才培养规模较小;三是高校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模式与社会实际需求脱节;四是各高校知识产权专业课程设置存在较大差异,师资队伍建设与知识产权教育发展要求不相适应。


  其次,知识产权学科建设成为制约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瓶颈。目前,我国设有13个学科门类共110个一级学科、400余个二级学科,而知识产权专业在我国学历学位教育序列中则尚未列为二级学科,地位尴尬,成为制约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瓶颈。一是知识产权学科定位不清直接导致了相关教学研究机构设置的不统一,影响了知识产权教学活动的有序开展。由于知识产权客体范围广,导致了开展知识产权相关教学研究活动的困难。如知识产权教学研究机构的设置是设在法学院、管理学院之内,还是单独成立知识产权学院;相关教学研究机构的名称是叫知识产权还是叫知识产权法;其学科地位是在民商法学、经济法学等的门下还是直接与其平行等。二是知识产权学科定位不清直接导致了师资培养的困难,影响了知识产权师资人才队伍的稳定。三是知识产权学科定位不清直接导致了招生名目不清晰,影响了高质量知识产权人才的培养。由于知识产权没有成为二级学科,因此也就没有独立的知识产权专业的硕士点和博士点,长期以来我国高校通过法学、管理学等相关专业培养知识产权人才。


  再者,积极推动增设知识产权专业学位,是解决现阶段知识产权实务人才稀缺难题的有效途径。现阶段,社会对知识产权人才存在强烈的刚性需求。尤其是作为创新主体的广大企业,迫切需要一大批有理论、懂业务、通专业、擅实务、会管理的知识产权复合型人才,而这种人才不仅仅是法律人才,还要求包括理工科、管理类等复合型知识结构的人才。


  稳步推进知识产权学科建设,是从根本上解决上述知识产权人才培养问题的有效途径。对此,应推动知识产权学术界开展广泛讨论,积极开展知识产权学科基础理论、基础知识、基本研究方法的深入研究,达成共识,为构建独立的知识产权学科奠定基础。同时,现阶段可考虑争取在法学、应用经济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工商管理、公共管理、图书情报与档案管理等可与知识产权结合的一级学科下设置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二级学科,鼓励引导相关具备条件的高校积极开展有关教学科研工作;经过一段时间发展后,形成相对成熟的知识产权二级学科群后,积极推动知识产权一级学科的设置。


  此外,经过数十年的探索,知识产权所对应职业领域的人才培养也已形成相对完整、系统的知识体系。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硕士、博士专业学位设置与授权审核办法》的要求,硕士专业学位的设置一般每5年调整一次,由有关行业主管部门、行业协会或有关学位授予单位提出专业学位类别的设置申请,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会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有关行业主管部门、行业协会及有关专家进行论证,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审批。为此,积极推动增设知识产权专业学位既是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必然要求,也是解决现阶段我国知识产权实务人才缺乏问题的有效途径。(陈良伟)

(责编:贺迎春、熊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