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起诉中国企业,LG意欲何为?

2019年12月03日09:24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原标题:接连起诉中国企业,LG意欲何为?

  11月4日,LG电子在美国对海信集团提起专利诉讼,涉及多款高清电视机。此后不久,媒体再次曝出LG电子在德国曼海姆地方法院和杜塞尔多夫地方法院对另一家中国企业TCL提起专利诉讼,涉及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相关案件被曝出后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关注。

  有观点认为,这两起专利诉讼看似毫无关联,但实质上都是LG电子为抢占市场使用的手段。近年来,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LG电子在高清电视、手机领域的业务有所下滑。与此不同的是,中国相关企业呈现逆势增长态势。在此背景下,LG电子寄希望于利用手握的诸多专利打压竞争对手,抢占市场。

  业内人士表示,专利作为保护创新的一种手段,最终还是体现在市场竞争的攻与防上面。业内专家表示,面对突然而来的专利诉讼,相关企业应积极应对,一方面可以检查自身的专利“武器弹药库”,积极进行抗衡,防止被打压;另一方面相关企业需要打铁自身硬,完善好海外布局,尤其是围绕技术标准的专利布局。

  LG接连发起诉讼

  11月4日,LG电子在美国加州中区联邦初审法院对海信集团提起专利诉讼,声称后者侵犯其“背光单元和包括该背光单元液晶显示器”(专利号:US8456592,下称专利一)、“提供外部设备列表的方法和图像显示设备”(专利号:US10334311,下称专利二)、“一种WLAN系统中数据帧的传输方法及装置”(专利号:US9271191,下称专利三)、“数字电视中的图像显示装置”(专利号:US7839452,下称专利四)等4件专利权,并向相关法院提出救济请求,即对LG电子侵权请求的确认、永久禁令、损害赔偿金及惩罚性赔偿(其中惩罚性赔偿包括全部的诉讼成本)。

  不久,媒体又曝出LG电子在德国曼海姆地方法院和杜塞尔多夫地方法院对另一家中国家电企业TCL提起专利诉讼,声称后者侵犯其3件专利权,涉及“LTE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专利”。这两起专利诉讼被曝出后即刻引起人们的关注。

  “在海信集团一案中,LG电子将海信集团及其6家位于美国、中国香港和青岛的分公司列为被告,声称他们故意侵犯了LG电子在美国的4件专利权。”美国百琞律师事务所律师宋嘉瑜对本报记者表示,涉案侵权电视型号超过10余款,其中被诉侵权产品主要集中在美国销售的55寸高清智能网络平板液晶电视R和H系列,但不涉及被美国CES组织评为年度性价比最高的超高清电视的R8F系列。

  据了解,该案核心专利涉及一项背光元器件(专利一),为LED灯装配技术,用于为用户提供收看有线电视频道、浏览网络平台、游戏及其他功能。在起诉状中,LG电子表示,除了这件背光技术专利被侵权使用外,海信集团还有多款不同型号的电视侵犯其3件专利权。具体来说,专利二为用户界面技术,用于识别外接第三方设备,如电脑、DVD机、移动硬盘等;专利三与专利二的技术有关,当外接设备被连至电视上后,专利三可以提高所传输图像的清晰度;专利四用以提升Wi-Fi数据传输率, 使用该技术的包含海信55寸H9EPlus和55寸H9F在内的电视机应遵从Wi-Fi 802.11ac标准。

  而在起诉TCL集团一案中,LG电子称,TCL销售的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侵犯其“LTE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专利”,涉及3件标准专利,这些专利都是为保障手机LTE移动通信顺畅的技术。标准专利是指为展现相关产品的特定功能而必须使用的必要技术专利。

  就相关诉讼,本报记者分别联系海信集团和TCL集团相关负责人。海信集团知识产权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内部还在讨论中。而TCL集团法务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公司还没有收到起诉状,仍在送达中。不过,该负责人强调,“公司对这种专利诉讼有充分的应对经验,我们做该做的准备。”

  谁动了LG的奶酪?

  接连对中国多家企业发起专利诉讼,LG电子此举意欲何为?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都不是因为专利本身引起。要跳出专利,从商业整体层面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北京思格颂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中奎告诉记者,相关专利诉讼可能是为和解谈判争取筹码的,比如要求对方采购自己的产品,或者延缓对方产品进入市场的时间,或者谋求对方的许可等。

  根据IHS Markit公司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中,中国智能手机品牌在前十名中占据了7席,其中TCL阿尔卡特位列第十名,而LG手机排名第七名,两者的市场占有率比较接近。

  业内人士指出,LG电子目前是位列三星之后的全球第二大电视制造商,但其今年的收益遭受到来自新兴品牌的重创。在今年第二季度报表出来后,LG电子表示自己的电视出口量距离第一季度下滑了70万台。根据HIS Markit公司的数据显示,当前三星在全球电视机市场的占有率为31%,LG电子占有16.5%,TCL占有6.3%,海信集团占有6.2%。

  尽管海信集团全球电视机占有率不足LG电子的个位数,但LG电子声称,在美国销售的大部分海信电视型号都存在侵犯上述4件专利权的情况。LG电子指出,自今年1月底至2月初开始,LG电子就不断致信给海信集团CTO范凯、海信集团总裁刘洪新、海信集团专利许可部门及知识产权部,提醒对方有产品侵犯LG电子的专利权,要求与海信集团见面、并洽谈关于授权802.11ac Wi-Fi标准中的标准必要专利事宜。

  宋嘉瑜告诉记者,从起诉状透露的信息来看,虽然接触过程不易,但双方代表最终于今年7月在北京进行了面谈。不过,海信集团拒绝接受对标准中的任何一件专利进行授权。“显然,LG电子此次专利诉讼是有备而来。”宋嘉瑜表示。

  中国企业应积极应对

  面对来自海外的专利诉讼,中国相关企业应如何应对?华中科技大学知识产权战略与管理博士研究生彭文波建议,被诉企业应该就事论事,稳扎稳打,聘请当地专业律师来应对处置。

  李中奎告诉记者,这种级别企业的专利诉讼,一般而言,不会是谁打垮谁的问题,而是为了给和解谈判增加筹码。这种情况,最好的策略就是边应对还在诉讼,边在中国起诉对方,尽量增加自己的谈判筹码。作为中国企业,有一个先天优势就是,都是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市场的东道主企业,在市场交换谈判时,会比较有优势。在应对策略里边,如果相关企业能把诉讼地域范围扩大化,可能会比较有利。当然,如果能团结起来一致行动,那是最好的。

  “中国企业成功应对大型跨国外企在海外专利诉讼的最经典案例就是正泰对施耐德的案子,该案就是通过在中国本土实现的转机。”李中奎表示,大企业之间通过专利诉讼来达成某种和解,是常见现象。比如格芯对台积电发动专利诉讼的时候,有人分析是格芯为了收取许可费,以弥补其所购买专利快要过期的损失。李中奎认为,从后来的结果看,格芯正是利用台积电正致力于跟中国市场的另一个竞争对手打专利战这一战略时机,来跟台积电要专利交叉许可的。

  彭文波建议,从专利的角度讲,专利作为保护创新的一种手段,最终还是体现在市场竞争的攻与防上面。因此我国的企业应该做好专利挖掘、布局、管理、运营,专利布局质量和专利文本质量要同步提升。但是另一方面,企业不能只靠专利活着,企业要发展壮大,离不开好的战略方向、好的研发实力、好的产品、好的管理、好的营销渠道。最关键的是,中国企业背后有中国作为全球较强工业化能力、较全产业链和最大消费市场的强力支撑,这些都是LG等外国企业无可比拟的。(本报记者 陈景秋)

  相关链接:美国专利诉讼惩罚性赔偿的判与罚

  最近,LG电子在美国对海信集团提起专利诉讼,并提出惩罚性赔偿(包括全部的诉讼成本),引起人们的关注。近年来,美国法院有意加大知识产权案件的惩罚性赔偿数额。

  虽然要求赔偿律师费、诉讼费等费用在美国的其他案件领域并不常见,但美国最高院在2018年的里米尼街公司诉甲骨文一案中给出天价赔偿数额1.25亿美元。在这一案件中,最高院不但补偿了原告的律师费,还补偿了高额的专家证人费。美国知识产权律师也普遍表示,这即将成为一种趋势,而更高额的赔偿数额也可能在美国司法系统中出现。

  笔者认为,此前很多亚洲企业不积极使用美国诉讼体制,除了因为高昂的诉讼费及对美国诉讼体制不太熟悉外,也是因为美国激进的诉讼文化与亚洲人“和气生财”的商业文化不同。

  美国企业多是通过使用诉讼系统来实现要求潜在侵权方支付专利授权费用的。据实证研究结果显示,在美国2010年至2012年间被提起的专利诉讼中,绝大多数诉讼双方都可以在诉讼早期达成和解。美国里士满大学Christopher Cotropia教授等法学专家解释说,这是因为专利诉讼的费用太高导致的结果。在这样的体系下,大多数原被告可以在诉讼初期达成专利授权协议。

  事实上,在知识产权案件中,过高的诉讼费用主要体现在律师费用和专家证人两方面。被告除了要支付己方的高额诉讼费用外,一旦被认定为故意侵权,通常会被要求支付原告惩罚性赔偿,其中最少需支付原告的诉讼费用。

  美国联邦上诉法院受2014年由美国最高院裁判的Alice案影响,的确在软件、商业秘密、生物信息类专利案件中做出大量对专利权人不利的判决结果。在受此案影响的上述三类技术领域中,原告的诉讼风险相对较大,涉案被告可先行向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请求无效原告的专利。

  一般而言,企业收到专利权人关于专利侵权的律师函是很正常的,企业应认真对待,但也不用过于惊慌。笔者建议,企业一旦确认使用了或会在产品中使用他人的专利技术,一方面可以通过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或联邦诉讼系统提起专利无效请求或诉讼,另一方面,应积极与专利权人谈判,签署性价比较高的专利授权协议。企业切不要消极应对,一旦在诉讼中被法庭认定专利侵权,之前的律师函会成为证明企业故意侵权的证据,将会大大提升赔偿数额。(作者系伊利诺伊理工学院芝加哥肯特法学院实证知识产权教师 王润华)

(责编:林露、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