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

     设立在北上广三地的知识产权法院,经过三年多的运作,充分兑现了推进国家战略、改善司法功能、统一裁判尺度、打造专业队伍、提升国际形象等改革预期,初步开辟了富有中国特色的知识产权专门化审判道路。人民网知识产权频道联合北上广三家知识产权法院打造《以案说法》栏目。走进庭审现场,剖析真实案例,普及法律知识。

分享到

长城汽车遭遇商标烦心事

法院认为,驰名商标的认定遵循按需认定的原则,长城汽车提交的在案证据虽然能够证明引证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已经进行了大量使用,具有较高知名度,但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具有足够高的知名度,使得相关公众看到诉争商标就会产生特定联想,从而误导公众并损害长城汽车的利益。据此,法院终审驳回长城汽车上诉,维持一审判决。【详细】

巴黎贝甜“苦”从何来?

近日,“巴黎贝甜”商标遭遇“芭黎贝甜”,一度引发群众热议。据了解,“巴黎贝甜”品牌管理运营方艾丝碧西投资有限公司将金光春及其控制的北京芭黎贝甜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芭黎贝甜公司停止使用“芭黎贝甜”商标名称的一切不正当竞争和商标侵权行为,赔偿原告经济损失600万元,并连带承担原告为制止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支付的合理费用2万余元。巴黎贝甜,如此耳熟能详的面包甜品店,如今为何也卷入了商标侵权纠纷之中?【详细】

“金庸诉江南案” 业内专家怎么看?

对于利用既有作品中人物形象进行再创作的同人作品而言,作品的独创性值得商榷。换句话说,利用既有作品中人物进行再创作,同人作品的相关权利始终面临被挑战的不确定状态。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文艺创作应鼓励百花齐放,对于同人作品的创作并不应当禁止,不应当限制创作自由。同人作品为既有作品提供新的元素、新的洞见,形成良性互动,可以丰富文化市场。【详细】

因使用“中建”字样 中建环球公司一审被判赔200余万元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建筑公司)诉中建环球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建环球公司)侵犯其驰名商标“中建”的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宣判,认定中建环球公司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判令中建环球公司变更现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不得包含“中建”字样;立即停止在其官方网站使用与“中建”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志;立即停止在其官方网站使用构成虚假宣传的内容;在相关平台刊载声明以消除影响;两案共赔偿中国建筑公司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204.1万元。【详细】

发明人报酬如何算 法院判决给意见

日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吴丰庆起诉希美克(广州)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希美克公司)、Betteli Limited (下称Betteli公司)职务发明报酬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希美克公司需向吴丰庆支付发明人报酬30万元人民币。在业内人士看来,该案判决在法律适用上既准确把握了发明人报酬相关规定的立法本意,指出发明创造与发明专利权应有所区别,发明人报酬的立足点在于发明人在中国境内完成职务发明创造且用人单位通过实施职务发明创造获利,又在其法律适用的外延上进行了创新,使发明人报酬规定的适用范围涵盖了国内完成职务发明创造后到国外提交专利申请的情形。【详细】

参与法院技术事实调查 专利代理人如何作为?

2015年以来,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均成立了技术调查室,开始探索在知识产权司法审判中引入技术调查官。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5年10月任命的首批兼职技术调查官共37人,涉及技术领域涵盖光电、通信、医药、生化等专业,除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企事业单位、高校科研院所的人员,还有3名是经由专利代理人协会推荐选拔的专利代理人。3年来,专利代理人发挥多年积累的专业技术与专利法律优势,严格遵循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回避制度参与司法审判,在技术类案件的审理中展现出积极作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