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音频第一股”缘何持续亏损?

2020年03月31日15:19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近日,“在线音频第一股”、UGC(用户生产内容)音频平台荔枝发布了2019年全年财报,这也是荔枝1月17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后披露的首份财报。数据显示, 2019年荔枝营收11.81亿元,同比2018年的7.99亿元增长47.8%;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亏损为10.73亿元,同比2018年的净亏损2.26亿元扩大78.9%;非通用会计准则下,排除股权激励等影响,归属于荔枝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1.33亿元,2018年净亏损930万元。

其实,盈利难不是荔枝一家在线音频平台面临的难题。虽然近年来国内的在线音频市场飞速发展,催生了喜马拉雅、蜻蜓、荔枝等明星企业,但大多平台的营利模式仍不清晰或单一,再加之版权侵权之困,在线音频行业实现盈利,仍需持续发力。

变现模式须多元

成立于2013年的荔枝,是国内最大的在线UGC音频社区,截至2019年11月30日,平台已积累了超过1.7亿件音频内容,但尚未解决盈利问题。

对于亏损问题,荔枝创始人赖奕龙在上市时曾表示:“我们其实在2018年就已经基本持平了,只是几百万元的战略性亏损。2019年是因为在主播的分成、AI(人工智能)和海外战略上的投入,所以导致了亏损。我们的亏损不是因为业务的亏损,而是因为新的投入。随着收入规模的扩大,2020年我认为荔枝可以实现全面盈利。短期看,我们的收入还是以直播打赏收入为主。”

具体到数据上,荔枝2019年第四季音频娱乐营收(即虚拟礼物打赏)为3.60亿元,与上年同期的2.376亿元相比增长51.7%,该项在总营收中占比99.2%;而播客、广告和其他营收为490万元,与上年同期的240万元相比增长108.1%,该项在总营收中占比1.4%。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荔枝的盈利模式较为单一,收入几乎都来源于直播。荔枝也认识到多元变现的重要性,赖奕龙在此次财报结束后的演讲中表示,荔枝在不断探索多元化的商业模式,包括内容付费、会员和广告业务。

相较荔枝,喜马拉雅在商业模式探索上更加多元。记者从喜马拉雅获悉,知识付费、有声书、会员、直播和广告业务已成为喜马拉雅新的增长引擎。3月2日,在上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张建明曾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也让新经济新产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比如喜马拉雅一季度营收增长32%。

发力多种商业模式,有利于拓宽在线音频行业增收渠道。对此,数据研究机构艾瑞咨询分析师熊辉更看好其中的付费路径。“在线音频行业盈利难,主要是因为相较多年发展有广大用户规模的视频、音乐、网络文学等,音频在我国发展时间短,用户规模小,属于小众市场,但音频市场尤其是有声书市场发展潜力大,相较视频、音乐等领域,音频用户为优质作品付费的意愿更高。”熊辉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音频平台应发力提升音频作品品质,将广大免费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从而实现盈利。

版权审查是关键

与喜马拉雅、蜻蜓等定位P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不同,荔枝定位UGC音频社区,主打“用声音记录和分享生活”,收获了大量的用户和内容创作者,但也隐藏着较大的版权风险。

PGC平台侧重专业机构生产内容,UGC平台则更注重用户自己生产的内容,后者面临的版权风险更大。从网络视频到网络音乐领域,再到在线音频,UGC内容平台因内容涉嫌侵权导致的版权诉讼并不少见。因此,这类平台如何做好作品版权审查是关键。

熊辉分析,不少音频平台上的内容以用户上传为主,存在着版权侵权风险,加之平台投入的审核资源有限,致使侵权隐患增大。对于内容版权问题,赖奕龙在接受采访时称,近期荔枝在内容监管层面上进行改进,比如平台目前可以用技术来鉴定哪一类声纹是存在版权侵权危险的,哪一类声纹是安全的。此外,熊辉还建议,在线音频平台还可以推出激励措施扶持正版内容的生产,并结合正版授权,从而有效规避侵权风险。

除了平台方、权利人向侵权盗版亮剑,培养用户尊重版权的意识也很重要。只有通过多方合力整治在线音频侵权盗版乱象,才能推动在线音频行业健康发展。(记者 侯 伟)

(责编:林露、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