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啼晓,中国电影从大到强现曙光

2019年12月03日09:25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原标题:“金鸡”啼晓,中国电影从大到强现曙光

  金鸡啼晓,暖阳东升,听涛拍岸,一场关于中国电影的热潮也自厦门由南向北快速升温。11月23日晚,在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暨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式上,19个奖项逐一揭晓,引起社会前所未有的关注与好评,仅金鸡奖微博话题阅读量就达到30亿次。其中,最佳故事片的角逐更是被很多人称为“神仙打架”,最终《流浪地球》击败了同样备受期待的《我不是药神》《红海行动》《地久天长》等热门影片,捧得大奖。

  过往数届金鸡奖都是两年一办,一些当年的优秀影片只能放在来年跟新近影片同台竞技,评奖时难免遗憾。这样的遗憾在今年迎来转机:在11月19日晚的电影节开幕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宣布,为了顺应中国电影快速发展的重要决策,金鸡奖评选从今年起将改为每年一次。对此,知名导演、演员徐峥表示:“一年一办,是因为国产电影的量足够多了。”同时,国产电影的品质节节攀升,传播力与影响力日益扩大,中国电影正迎来由“大”做“强”的重要转折。

  38年前,作为中国电影创作新浪潮的开端,金鸡奖发出了它的初啼;38年间,随着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起伏,金鸡奖迎来过高峰,也陷入过踌躇;38年后,当中国电影掀开崭新篇章,金鸡奖的主动求变会是雄鸡重啼的开始吗?

  初啼

  40年前,在经历过一个物质、精神都相对匮乏的时期后,中国民众对于电影的需求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相关资料显示,在1980年至1984年间,全国平均电影产量仅为120部左右,但每年的观影者仍多达250亿余人次。面对电影从业者强烈的创作欲望以及观众的渴求,为表彰优秀电影作品及电影工作者、进一步激活中国电影创作活力,金鸡奖应运而生。

  1981年,由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办的第一届金鸡奖在杭州揭晓。取名“金鸡”,是因为时值农历鸡年,同时“金鸡啼晓”寓意着一种激昂和黎明的意象,意在激励从业者为中国电影事业的兴旺发达而努力。

  1980年,电影《庐山恋》的上映被视为中国电影文化思潮的一次重要转折,在彼时思想相对保守的大环境中,女主演张瑜身着泳装出镜,并奉上了新中国影史上的第一场吻戏,吸引大批观众走进影院观看。在首届金鸡奖颁奖典礼上,张瑜凭借《庐山恋》和《巴山夜雨》,成为首位金鸡奖影后。金鸡奖的认可也彰显了官方对于创作转变的认可——国产电影开始接纳多元思想的表达,传统文学创作思想上的“先锋性”得以在大银幕上呈现,涌现出《骆驼祥子》《人到中年》《红高粱》等一批由文学作品改编而来的电影佳作,这些作品在此后的几届金鸡奖上均有所斩获。不仅如此,以《秋菊打官司》《霸王别姬》为代表的多部精品力作,在获得金鸡奖认可的同时,更是频频在国际各大电影节上绽放光彩,进一步扩大着国产电影的国际传播力与影响力,也为中国电影的版权输出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因为这些作品,金鸡奖的评奖风格及权威口碑也逐渐成形,金鸡奖发出了它的初啼。

  踯躅

  2003年,第23届金鸡奖最佳导演奖再次被张艺谋揽入怀中,但这次助其获奖的《英雄》与此前的《秋菊打官司》《我的父亲母亲》等作品大为不同——2002年,《英雄》凭借2.48亿元的总票房,拉开了国产商业大片时代的序幕。

  自1993年起,广电部门陆续颁发了一系列通知和文件,对中国电影制片、发行等制度进行调整,开始允许民营资本进入影视行业,同时伴随着中国电影市场不断对外开放,在全球消费文化的冲击下,国产电影不可避免地走向以商业盈利为中心,一场关于国产电影“商业价值”与“文化价值”的思辨也随之而来。对于这个问题,代表行业权威意见的金鸡奖也不免迷茫,为此,金鸡奖评委会只好开始采用“双黄蛋”规则,试图在市场和文化两个维度上达成平衡,这种“中庸之道”却导致金鸡奖的含金量大打折扣。很快,题材较为单一、讲究视听冲击的商业大片开始在消费端失灵,本世纪初期国内电影市场整体陷入低迷,中宣部于2005年颁布了《全国性文艺新闻出版评奖管理办法》,在这轮改革中金鸡奖与百花奖都被调整为隔年举办。

  2012年后,中国电影开始步入高速发展期,涌现了《战狼》《芳华》《我不是药神》等一大批商业价值与文化价值兼受市场认可的作品,国产电影票房增速更是一日千里。这种喜人的变化一方面得益于国内网络文学等内容产业以及影漫游联动等版权开发模式的日益成熟,极大丰富了国产电影的内容选择及文化内核的表达形式;另一方面,网络电影产业的成形在扩充电影语境的同时,也在倒逼传统电影加速从“重量”向“重质”转变,中国电影工业化制作体系正在摸索建立。

  在这样的市场大环境下,金鸡奖两年一办的滞后性开始凸显。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饶曙光曾表示,金鸡奖两年一办的滞后性非常明显,话语引导能力及话语权受到极大的制约,且这种结构性矛盾在短时期内难以解决。金鸡踯躅,亟待转变。

  转向

  “从今年起金鸡奖将每年评选一次。”今年11月19日后,金鸡奖终于找到重新迈步的方向。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陈道明说道:“这是我们期盼已久的,也是广大电影观众期盼已久的。”中国电影家协会原主席李前宽表示,金鸡奖调整为一年一评,将有利于加强金鸡奖对市场的引导作用,增强奖项的含金量,更好地激励电影人的进取心;同时有利于加快与国际知名电影节接轨的速度,让世界更好地认识中国电影,进一步开拓国产电影的版权输出通路,助推中国电影产业繁荣发展。

  “世界末日为什么想到带地球一起逃离?”“因为中国人对‘家’的情感格外深沉。”《流浪地球》在商业市场大获成功的同时,开启了具有独特中国文化内核的科幻电影大门;《哪吒之魔童降世》再攀国产动画电影工业化制作的高峰,踏上了冲击奥斯卡之旅……十几年间,国内电影市场总票房从2005年的20亿元飞涨至2018年的606亿元,电影产业链建设日益完善,衍生品授权开发等多元业态的发展成为趋势,非票房收入提升空间巨大,国产电影的国际化传播及版权输出也在不断向好发展。在中国电影这片沃土上,年轻的电影创作者们满怀热忱,广大的电影受众饱含期待。中国电影更需要一个足够权威的奖项来激励市场、回馈观众。

  金鸡奖能担此大任吗?旧貌换新颜,金鸡奖已开始做出不少努力:符合主流审美和语境表达的新版海报、比重逐增的国内外影片展映交流环节、积极联合5G新技术的直播调整、与腾讯影业等新型互联网企业共同策划的专题活动、优秀青年演员的广泛参与……金鸡欲待“扬眉吐气”。

  电影演员葛优在其代表作《甲方乙方》中有一句经典台词:“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在今年的金鸡奖颁奖典礼上,葛优在致敬短片的结尾说道:“这一年,中国电影又将迎来一个金鸡报晓的光影新时代,2019年即将过去了,我们会怀念它。”愿中国电影阳光普照,所有的爱地久天长。(李杨芳)

(责编:林露、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