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宽松带来多重不确定影响(经济透视)

高海红

2019年08月06日08: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美联储近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降低0.25个百分点,并使隔夜拆借利率目标下调至2%—2.25%的区间,打断了自2015年12月开始的加息周期。与此同时,美联储决定提前停止对债券的减持,明确了其宽松货币立场。

  目前,美国经济正处于温和扩张期。在扩张期降息,美联储一是出于预防性动机,希望通过宽松政策为防止经济形势恶化争得时间;二是美国通胀率一直在低水平徘徊,目前为1.6%左右,美联储希望通过降息实现2%的通胀目标。从技术指标看,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与3月期国债收益率之间出现倒挂,以历史经验观察,是经济下行的先兆,这也成为美联储采取降息政策的一个依据。

  美联储的举措会促使更多国家央行积极考虑加入降息行列。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在年内已采取了降息政策,海湾国家因釆用钉住美元汇率制度紧随美联储下调政策利率。德国和法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都已进入负值区间,欧央行将持续其宽松立场。日本央行也表示将随时考虑低息政策和扩大国债购买等政策选项,以实现通胀目标,并预防外部经济冲击。英格兰银行表示保持利率不变,但也面临着退欧带来的市场不确定性。

  全球货币宽松虽已成态势,但其效果仍需拭目以待。首先,如此长期的宽松政策将进一步带来债务和金融杠杆水平的提高,这对实体经济恢复有没有作用,甚至是否会造成新的流动性陷阱,需要进一步观察。其次,仅靠货币政策已不足以应对经济现实。货币政策显然需要财政政策、结构性政策以及宏观审慎政策配合,形成有效的组合拳,才能在避免债务螺旋式上升的同时实现经济增长目标。

  此外,宽松货币条件还会加大金融市场的动荡。美元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基本处于升值通道。美联储政策转向将对美元币值产生压力。如果美国与其他国家息差变化导致国际资本流出美国,美元贬值顺理成章。然而,当各国货币政策普遍倾向宽松,而全球经济和贸易形势变化具有高度不确定性时,避险情绪将影响国际资金走向并促使美元走强。

  最近一段时期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外部收支相对稳定。根据国际金融公司的观测,与2018年相比,2019年以来同时存在经常项目逆差和财政赤字的新兴市场国家数目有所减少,这对货币稳定有一定的支撑作用。从资本流动看,近期以来新兴市场国家资本流入增加,这与息差优势和增长前景等多项因素有关。不出意外的话,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动与汇率变动之间会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互动关系。但是,在世界经济交互影响下,新兴市场国家在全球金融市场中的角色通常是溢出效应的接受者,国际金融市场若有风吹草动,新兴市场很难不受冲击,需要警惕新一轮货币宽松带来的风险。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 人民日报 》( 2019年08月06日 17 版)

(责编:林露、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