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陕西地理标志三秦行首站采访走进宝鸡

守护地标真品 留住家乡味道

本报记者 王 宇 通讯员 宁 静

2019年07月19日16:24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行走在宝鸡街头,不经意间,你就会和悠久的历史文化相遇。

盛行于汉唐的泥塑工艺,起源自西周的传统美食,传承三千年的酿酒技术……它们是宝鸡人颇为自豪的“家乡名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些带有鲜明地域特色的产品,其实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我国地理标志制度的保护对象。

作为知识产权领域的一个重要门类,地理标志对于维护当地生产经营者合法权益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其蕴含的巨大经济价值,地理标志又往往成为发展区域特色经济的重要抓手。

在宝鸡这座历史名城,地理标志的独特价值是怎么体现出来的?能否有效保护本地区相关从业者的利益?如何在驱动产业发展中发挥最大作用?带着这一系列问题,2019陕西地理标志三秦行首站采访活动开启。

惠民生 促产业 地标经济热火朝天

未至酒城,先闻酒香。从周武王“秦酒”犒赏三军到秦穆公为野人赐酒,从唐吏部侍郎裴行俭“蜂醉蝶不舞”到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获金奖,西凤酒深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源自于其产地——凤翔县柳林镇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离开柳林镇所特有的水质、土质、气候,就产不了西凤酒。”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洪涛告诉记者。

与自然禀赋相结合的,是西凤酒三千年一脉相承的生产工艺和独特的“酒海”储存方式。历经重重工序蒸馏得酒后,西凤酒还需经过3年以上的“酒海”储存,方能勾兑出厂。

名曰“酒海”,实际上是用荆条编织的大酒篓。那么多的储酒方式,为何偏偏选择了这样一款器具?

原来,西凤“酒海”最神奇之处在于“会呼吸”。每个“酒海”需要半年至两年的精工细作,融合精湛的制荆、编荆、裱糊和封蜡技巧,才能打造出“遇酒则香、遇水则漏”的极致,孕育出西凤酒的独特香型。

独门技艺更需专门保护。2003年,原质检总局批准对西凤酒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大大提升了西凤酒的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在竞争激烈的陕西市场,西凤酒做得风生水起。2018年,西凤公司销售额突破50亿元。

都说凤翔有三绝,“东湖柳、西凤酒、姑娘手”。这一“手”,说的就是凤翔民间工艺。在凤翔六营村,家家户户都能来露一手。

从制模、入泥、脱胎、挂粉,到勾线、彩绘和涂漆,凤翔泥塑是一项有着数十道工序的纯手工技艺,在当地又称“耍货”,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作为一种吉祥辟邪之物,凤翔泥塑承载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几千年来,凤翔泥塑都被当作打发时间和哄小孩的玩意儿,直到上世纪80年代,在六营村艺人的努力下,凤翔泥塑才成为蜚声国际的工艺美术精品。

六营村530户人家,从事泥塑产业的就有300多户,最有名气的手艺人当属胡深。老人年近九旬,他创作的泥塑马、泥塑羊连续两年被选为生肖邮票图案,成为“国家名片”。如今,不仅他的女儿、儿子在做泥塑,全村也被带动起来,把祖上这份手艺传承下来,发扬光大。

2014年,“凤翔泥塑及图”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获批注册。如今,凤翔泥塑已远销美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家,每年来参观“泥塑绝活”、购买泥塑制品的游客超过十万人次。

“薄筋光,煎稀汪,酸辣香”,这九个字能否做到,是评价西府农家媳妇手艺高低的标准。符合面条、汤料、味道三个维度的指标,才是真正的岐山臊子面。2011年,著名小吃“岐山臊子面”获批注册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从此有了正式的“身份证”。

“一百年只为做好一锅臊子一碗面。”1903年创立的岐山美阳馆,是岐山臊子面技艺传承者的典型代表。在美阳馆,“吃面是个隆重的事情”。老板娘俞红20多年来潜心研究岐山臊子面的制作和规模化经营。“先说面,看来简单,但很有讲究。必须是有嚼劲的,不易烂,这样口感才好。辣椒必须是秦椒,醋是岐山醋,臊子肉取材上好五花肉,这才是正宗的岐山臊子面。”

“保护一个产品、做强一个产业、富裕一方百姓、推动一方发展。”随着地理标志的培育,以岐山臊子面为主打的系列产品越来越丰富,一批龙头企业有力推动了岐山臊子面品牌化、市场化发展。数据显示,陕西拥有地理标志保护产品86个,地理标志证明商标125件。地理标志产业热潮,正在三秦大地涌动。

苦维权 斗“李鬼”

价值贬损谁来买单

享誉全国的地理标志,犹如播撒在西秦大地上的一个个火种,照亮了产业腾飞的希望。然而,能否有效保护这些火种,着实考验着人们的智慧。

常言说树大招风,地理标志产业因具有较高经济价值,往往成为侵权假冒的对象。西凤酒的打假维权之路,就是从与“李鬼”们的较量开始的。

西凤酒营销股份有限公司打假办公室主任齐红军经常被那些“傍名牌”的仿冒酒企弄得哭笑不得。有的故意在酒瓶设计和包装设计上围绕“凤”字做文章,“陕西凤酒”“酉凤酒”“西凤凰”一字排开,“没有一瓶是真的”;有的采用小作坊式生产,执法人员来查封时因为案值所限只能罚款处理,没多久又死灰复燃;有的进入法律诉讼程序后审理标准不一、判决执行困难,不仅耗时长、成本高,还有可能“赢了官司,输了市场”。

齐红军透露,西凤公司每年用于打假维权的支出高达2000万元,“这大约相当于一个规模以上酒企一年的销售额。”

“假酒一天不灭,我们就要斗争到底。”齐红军告诉记者,陕西省市场监管局近期已经出台了《关于酒类市场专项整治行动方案》,西凤酒正在配合做好维权工作。“城乡结合部是制假售假的‘重灾区’,建议各地市场监管部门严查严打小作坊、黑窝点,重拳出击,全力净化市场。”

岐山臊子面的维权之路同样充满坎坷。为推动岐山臊子面品牌化产业化市场化发展,岐山县设立“三化”推进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岐山县市场监管局。该局局长吴卫忠向记者展示了这样一组数字:岐山县内臊子面行业年销售额约为1.2亿元,全国范围的估计值是10亿元。这其中有多少是冒充和粗劣模仿的产品?

“仿冒产品获利巨大,同时还压缩了正宗产品应有的市场,贬损了岐山臊子面的品牌价值。”吴卫忠说,如果都使用正宗原材料,预计岐山臊子面的年销售额会达到100亿元。

本属于岐山食品加工行业的市场,为什么要拱手相让?从岐山食醋和秦椒这两种必备原材料的遭遇可见一斑。

秦椒产销大户吕怀礼的苦恼是,本来秦椒主打中高端市场,但近年来种植规模连年下降,外地辣椒以次充好扰乱市场,“收购价15元以下,问都不用问一定是假的。”

醋企也在叫屈。为保证臊子面的酸爽口感,岐山食醋都是酿造醋,然而外地醋企看到有利可图,用成本极低的配制醋冒充岐山食醋,败坏了市场名声。吴卫忠去检查岐山醋企,听到的全是抱怨声。“外地的还照样卖,凭什么岐山的勾兑醋就要关停?”

虽然是民族手工艺品,凤翔泥塑也曾遭遇过假冒伪劣的“洗礼”。20世纪90年代,随着凤翔泥塑在市场上走俏,很多人加入了制作泥塑的队伍,打着“凤翔泥塑”牌子的作品充斥市场,质量参差不齐,市场受到冲击,凤翔泥塑很快跌入低谷。

所幸有一批坚守初心的老艺人,不为浮躁的市场所动,他们潜心钻研制作工艺,相互守望,推陈出新,使凤翔泥塑逐渐走出低谷,走向全国和世界各地。

“我宁愿三天做一个,也不愿一天做三个,真东西才有品牌,才有价值。”胡深时常语重心长地教育子女,做活时一定要守住凤翔泥塑的“土味”,而他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并未像同村一些年轻艺人那样四处兜售已经失去凤翔泥塑特色的产品。

强保护 树品牌

携手共进创新发展

有人把地理标志比喻成一棵大树,借由地理标志品质和声誉的提升,“树”下的行业主体也可以分享到更多利益。然而,总有人只想着背靠大树好乘凉,甚至为了追求自身利益不按照标准进行生产,最终导致地理标志的品牌危机。

“宝鸡地理标志培育在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问题。”宝鸡市知识产权服务中心主任苟红东表示,由于申报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的最初目标偏重于申报数量,使产品质量水平在一段时间内难以跟上发展的步伐,重数量轻质量的短期申报行为已成为制约地理标志产品良性发展的瓶颈。

地理标志“申请热、使用冷”,根源之一是保护不力,以致使用者信心不足。苟红东建议,各相关执法部门要集中加大监管和打假维权力度,严厉打击损害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的违法行为,保护所属产地的合法权益,切实维护好地理标志这张“家乡名片”。

执法部门加强监管,有助于维护行业秩序,营造健康发展的环境,但更多的功课还需要企业和经营者自身去完成。

名酒是老祖宗留下来的“金饭碗”,既需要传承,更需要创新。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品牌管理部部长王超介绍,西凤酒将对现有的品牌做减法,“聚焦核心品牌,聚焦价值产品,把产品做精、品质做高,让我们的产品走向更高端,走向全国甚至全球。”

“泥塑艺术也要在传承中不断创新。”新生代传承人胡新明介绍,年轻一代手艺人不仅继承了老一代泥塑人的传统,而且更富有创新精神。

泥塑易碎,是让所有手艺人头疼的问题。胡新明经过数百次的实验,终于在1995年研制出泥塑摔不烂的制作工艺。从此,泥胎有了“金身”。

胡深之女胡小红是凤翔泥塑第五代传承人,尽管她自称和父亲相比依然欠缺火候,但她一笔成型的功力显然是经过长时间的锤炼和积累。

农历己亥猪年,胡小红设计推出了福寿猪、福孝猪、笑笑猪、传统猪4种泥塑造型,在保留传统的同时,泥塑猪的色彩更向现代、时尚靠拢。

岐山臊子面同样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2017年,岐山臊子面文化产业园开园,确定秦忆浓食品有限公司为产业园龙头企业,政企携手担起岐山臊子面“三化”重任。

如何从原生态的农家味道变成标准化产品,还保留住臊子面的原汁原味?大家一边探索机械化、流水线生产,一边坚守品质,保留传统风味。“尝尝看,是不是跟现场做一模一样?”秦忆浓公司总经理净宁波向记者展示他和团队历时3年研发的盒装臊子面。

“我们宝鸡是陕菜之乡。这些土特产和地方小吃,哪个没有上千年历史,他们的市场是不会消失的。今天的一家小吃店,用心经营也许就会成为百年老店。”宝鸡市面皮行业协会会长张新怀表示,打造百年品牌的关键是打好地理标志这张牌,做精做优做出特色。

日出西岐,日落西府。地理标志以及它蕴涵的历史文化,与宝鸡人的日常生活交融,在秦岭与渭河之间延续。高铁站背起行囊出发的孩子们,总有一天会怀念起家乡的味道。而留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仍然不懈耕耘着祖先建设的家园。

(责编:林露、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