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稀土缘何“以稀为贵”?

2019年05月24日14:04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这句话形象生动地道出了我国稀土资源的重要地位。

作为一种可以与石油媲美的战略资源,稀土的作用可谓无处不在,小到手机屏幕、数码相机,大到导弹、雷达、潜艇,其已经被广泛应用于农业、工业、军事等各个领域,成为新材料制造和新技术开发的关键性资源,被称为“万能之土”。

5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江西考察调研,首站就是位于江西省赣州市的江西金力永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那样,技术创新和知识产权对于我国稀土产业而言尤为重要。

多年来,在与世界各国的“稀土大战”中,我国凭借世界第一的稀土储量,逐步在开采、分离技术领域确立了全球领先的地位。那么,我国稀土产业如何做到“以稀为贵”?有专家指出,过硬的创新能力、雄厚的专利实力是我国稀土产业发展的鸟之双翼。

技术不再受制于人

我国稀土产业创新强在哪儿?上海市稀土协会名誉会长朱铭岳在一次研讨会上的发言可谓是最好的诠释,“目前,中国稀土分离技术领先国外5年至10年”。

我国稀土分离技术之所以遥遥领先,主要得益于被誉为“中国稀土之父”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光宪。稀土主要由17种元素组成,每种元素都有不同的用途,由于17种稀土元素的化学性质极为相似,分离提纯十分困难。上世纪70年代,国际上稀土分离的主流选择是“离子交换法”和“分级结晶法”,两种方法分离成本均很高,提炼出的稀土元素纯度较低,不适合大规模的工业生产。徐光宪等首次采用研究多年的萃取法技术,实现了稀土分离技术的重大突破。

我国稀土分离技术虽然取得重大进展,但在七八年前,我国稀土企业在国际市场仍处于处处受制于人的局面,中国稀土企业若想出口稀土产品,必须向日立集团等行业巨头缴纳专利许可费,否则产品无法出口。让中国企业更加被动的是一起“337调查”,2012年,日立集团的子公司日本日立金属株式会社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申请,对包括4家中国稀土企业在内的全球29家相关企业发起“337”调查,如果败诉,中国稀土企业将面临无法将产品出口到美国市场的窘境。

正是经历了被人“扼住咽喉”的切肤之痛后,我国稀土企业的创新脚步愈加快速。北京合享咨询事业部专利总监尤学颖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目前,我国稀土领域的创新主要集中于产业链上游的稀土材料领域,多家企业重点发展具有超高性能的稀土永磁材料、稀土发光材料等。”

在稀土永磁材料和发光材料领域,我国涌现了众多创新能力较强的研发主体。尤学颖介绍:“在稀土永磁材料领域,我国创新能力较强的省份是浙江、北京和江苏,主要研发主体有浙江大学、东南大学和北京中科三环高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研发重点包括提高永磁材料性能、扩大高端领域应用、增加产品附加值等;在稀土发光材料领域,我国创新能力较强的省份是广东、上海和江苏,主要研发主体有海洋王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技术创新点集中在光电材料、反光材料等。”

专利实力快速增强

我国稀土产业的专利实力如何?北京合享咨询事业部专利总监王萌出具的一份稀土领域的专利检索报告从侧面显示出了我国稀土企业对专利布局的重视,“我国专利法实施第一年就收到近200件稀土相关的专利申请,目前,我国专利数量排名第一的专利申请人已拥有近2000件专利”。

最早在稀土领域开展专利布局的是美国,1835年,申请人在美国提交了第一件稀土相关的专利申请。中国最早的稀土专利申请始于我国专利法首次实施的1985年,当年,稀土领域的专利申请量达到194件。1999年之后,我国稀土领域的专利布局开始变得活跃,专利数量迅速增长。

王萌经过检索发现,截至2019年5月23日,在全球范围内,日本日立集团以3955件与稀土相关的授权专利排名第一,三星公司、东芝公司和松下公司分别以3174件、2882件、2030件授权专利排名第二至四位,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石化)则以1884件授权专利排名第五位。

“近年来,随着我国稀土企业创新能力的不断增强,其专利实力也不断提升。”王萌介绍,除了中石化外,北京工业大学、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也拥有不少稀土相关专利。比如,截至2019年5月23日,清华大学拥有393件稀土专利,主要集中于电子行业、电化学和催化材料等方面;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拥有345件稀土专利,主要集中于催化材料、发光材料、稀土镁合金的制备,以及稀土萃取、分离、提纯工艺等方面。

我国稀土唯有继续创新,方能取得突破。习近平强调,技术创新是企业的命根子。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才能生产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要紧紧扭住技术创新这个战略基点,掌握更多关键核心技术,抢占行业发展制高点。

新一轮产业革命给我国稀土企业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王萌建议:“我国稀土企业应充分利用我国在稀有金属资源的优势地位,继续加强在稀土材料、应用等方面的技术创新和专利布局,唯有技术创新与专利布局双翼起飞,方能使中国稀土真正做到‘以稀为贵’。”(记者 冯 飞)

(责编:龚霏菲、吕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