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作序,《日子疯长》繁体中文版在中国台湾出版发行

2019年03月26日14:23  来源:红网
 
原标题:白先勇作序,《日子疯长》繁体中文版在中国台湾出版发行

1.jpg

龚曙光首部散文集《日子疯长》繁体中文版在中国台湾出版发行。

相关报道:白先勇评《日子疯长》:迢递隽永的归乡之路

红网时刻3月26日讯(记者 蔡娟)“相对于寻常人生的琐碎,时代仿佛一直如此巨大,多少生民百姓将生命里的千滋百味消磨其中,几乎无从细数。一如伸手掬沙,从指间缝隙滑去的,总是比留在掌心里的多得多。”如此惊艳时光的序文,非文学大师白先勇莫属。

今天凌晨,时刻新闻记者获悉,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首部散文集《日子疯长》繁体中文版在中国台湾出版发行,由台湾印刻出版社出版。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台湾著名作家、文化学者白先勇先生为此书精彩作序。

白先勇与龚曙光素昧平生,却用长达1300余字的笔墨写下序言《迢递隽永的归乡之路》。龚曙光难掩内心的激动,他坦言:“白先生为我作序,我觉得比得了年度经济人物还快乐,这份快乐等同于创办《潇湘晨报》、推动中南传媒上市,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三件大事。”

原本是两个人的文学孤旅,却意外收获一份心灵默契。“一个人的文艺复兴”,同样发生在白先勇与龚曙光身上。

白先勇年轻时办文学杂志,花甲之龄推广幼年醉心的昆曲和《红楼梦》,步入耄耋之年,蓦然回首,顿觉原来一生始终走在同一条路上,他说这是他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20年前,龚曙光投笔进入商海,从创办潇湘晨报,到带领中南传媒上市,逐渐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的领军人物。2018年,他以“文学新人”的身份回归,携时光慢忆散文集《日子疯长》重返文学领域,龚曙光把自己的文学创作称为“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年逾八旬的白先勇先生触摸着《日子疯长》字里行间的温度,回望与透视着龚曙光笔下的“还乡之路”。他说,“《日子疯长》实质上是一种‘乡愁’的书写。”通过《走不出的小镇》《少年农事》《祖父的梨树》等篇章,白先勇得以走进龚曙光勾勒的梦溪小镇和故土时光,他说:“他(龚曙光)那漫溢在字里行间频频回首企盼的姿态,除了自抒乡愁之外,恐怕也隐含了回归创作精神原点的渴望。”

在白先勇看来,《日子疯长》的书写,还做到了“拓印出一个时代的风貌、音声、气味”。他评价道:“龚曙光以细腻笔触拈起老家微小的人事景物,可说是以一种更为贴近现场的方式写下属于庶民的历史,替‘时代’留下不同版本的面目。”

《日子疯长》是著名文学评论家、出版家、《潇湘晨报》创始人龚曙光的首部散文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18年7月出版。该书优美又充满湖湘生命力的文字,获得王蒙、余秋雨、韩少功、残雪、洪晃、汪涵等多位名家推荐,业内和读者好评如潮。

1.jpg

中国台湾著名作家、文化学者白先勇。资料图

附:序言全文

《迢递隽永的归乡之路》

文丨白先勇

3月26日,红网时刻新闻记者获悉,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首部散文集《日子疯长》繁体中文版在中国台湾出版发行,由台湾印刻出版社出版。中国台湾著名作家、文化学者白先勇先生为此书精彩作序。以下为序言全文:

当我们说起一个“时代”,心中铭记着的是什么样的图景?是左右历史潮流的伟人肖像?遍地弥漫的烽火硝烟?抑或是街头巷尾走贩吆喝的悠远长音?乡人近亲的殷切絮语?相对于寻常人生的琐碎,时代仿佛一直如此巨大,多少生民百姓将生命里的千滋百味消磨其中,几乎无从细数。一如伸手掬沙,从指间缝隙滑去的,总是比留在掌心里的多得多。

不过如果我们耐下心来,把那些曾经即临己身的故人旧事一一记录不避细琐,是不是也能够拓印出一个时代的风貌、音声、气味……翻读龚曙光《日子疯长》的时候便是这样的感觉,藉由一篇篇的家族遗事、故旧友谊、少年忆往……仿佛可以清晰地指认出那些镇寨、屋埕、红砖、表瓦,顿时被一个杳然远去的年代,一段再无法追回的时空岁月给包围环绕。

时光的更迭和世间的人事变幻总是最引人怅惘。尤其是在中国大陆高速发展的今日,以“开发”与“繁荣”为名的现代巨轮,轰然辗过众人记忆中所熟悉、恍如经久不变的一切,更加深了这种物换星移的伤怀与喟叹。细品书中描摹的种种,除了可以想见的物事兴颓之外,淳朴温厚的乡情人情,还有那温情所赖以依存、蕴生的人际网络,确实是一个现今无从追溯的时代氛围。然而,这并不表示《日子疯长》仅仅只是一部感怀伤逝之作,龚曙光以细腻笔触拈起老家微小的人事景物,可说是以一种更为贴近现场的方式写下属于庶民的历史,替“时代”留下不同版本的面目。

出生于湖南澧阳的龚曙光,其笔下篇章多聚焦在幼时长居的梦溪小镇,以及小镇边沿的山野、河湖、田畴阡陌、人情掌故;他的文字时而率性真挚,时而诗意隽永,小镇中人的百般情态叫他写来余韵悠长不尽。

他以一篇《走不出的小镇》勾勒梦溪风貌,写的不仅是梦溪的地理方位、街容市景,而是以多位令镇民“忘不去的人”为小小古镇赋予立体的血肉。其中随着值更老人逝去不复存在的铜锣声,更隐隐然呼应全书之底蕴。他写《少年农事》时,质朴率真的文字让读者仿佛能看见一位少年农夫站在面前,娓娓细数各种农活的细节与窍门。《祖父的梨树》借一株和祖父相倚相生的老梨树,捕捉祖父一生正直宽厚的精神人格;写的是梨树,真正想说的依旧是记忆中温煦的亲情。《山上》《湖畔》等篇则是掇拾下乡后的生活点滴,青春的酸甜与成长的磨砺,追忆起来如诗亦如歌。其余篇幅或忆故友,或追念亲族长辈,也都令人低回不已。

因此,《日子疯长》实质上是一种“乡愁”的书写,作者以挚情深刻的文字将昔日成长的老家城镇,还有那段纯真岁月里的故人故事,真实而鲜活地重新召唤出来,只不过这份乡愁不仅只是空间上的,同时也是时间上的乡愁。

龚曙光另外较为人所知的身份是报社创办人、出版集团的董事长,但其实在涉足商场前他曾经是一位文艺青年,年轻时便已撰著不少文学评论,也是一位颇有影响力的文学工作者。如今弃文从商20余年后,《日子疯长》这册散文,俨然是他宣告归返文学行列的代表作。由是观之,他那漫溢在字里行间频频回首企盼的姿态,除了自抒乡愁之外,恐怕也隐含了回归创作精神原点的渴望。

其实无论是怀旧的乡愁书写,抑或是为了内在精神、灵魂之安顿所做的探索,都是一种溯返、“返原”的渴望,也是人类共通的情感之一。同时身为作家与企业家的龚曙光,透过《日子疯长》为我们展示了这种普世情感,时空、地理的隔阂无碍于我们去感受、体会他的爱乡之情。龚曙光将隽永文字敷衍成逶迤迢递的归乡之路,希望读者一同品读这本色泽丰润的散文,欣赏沿途的风物景致,感受人与乡土的深刻连结与缱绻。

龚曙光的《日子疯长》令人想起沈从文湘西杂文的乡土篇章。(蔡娟)

白先勇简介

白先勇,中国台湾当代著名作家,著名文化学者,1937年生于广西桂林。著有短篇小说集《台北人》《寂寞的十七岁》《纽约客》等,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蓦然回首》《第六只手指》《树犹如此》等,以及舞台剧《游园惊梦》。2018年,获得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和第五届郁达夫小说奖“短篇小说奖”。

(责编:龚霏菲、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