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牌被“碰瓷”背后的灰色产销链

2019年03月25日09:19  来源:西海都市报
 
原标题:潮牌被“碰瓷”背后的灰色产销链

近年来流行的个性潮牌,成为不少年轻人青睐的产品,但由于各类潮牌在国内商标注册以及不熟悉市场等问题,使之在产品供应及销售等方面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仿冒产品不断衍生,垂直电商平台的货品频频因为出现假货被消费者投诉。记者近日在福建莆田走访时发现,此前被仿冒鞋碰瓷的对象,已经从耐克(NIKE)、阿迪达斯(adidas)、新百伦(New Balance)等较为大众的品牌,转为“Vans(范斯)”“supreme”等潮牌。

凌晨“鬼市”人来人往

“你看,这些扛着纸箱的摩托车就是准备去‘鬼市’的。”开车的当地司机告诉记者。

凌晨的莆田安福电商城,本应安静的街道却灯火通明,长达2.6公里的学园路上,摩托大军正穿梭其中,在摩托车后座的大箱子里,隐约可见品牌运动鞋的标志。

在学园北路的一幢烂尾楼里,建筑墙体暴露在外,显得有些破烂,每个隔间却装着崭新的防盗门,门口贴着微信二维码,窄窄的楼道中摩托车鱼贯而入,这些被称为“阿冒”的骑手轻车熟路驶入一个个隔间。记者向门内张望,发现里面堆满各类名牌运动鞋,拿货人用手机出示取货码、取货、付钱,极少对话,1分钟内拿货走人。

而在一片看似居民区的楼房背后,是如“马蜂窝”状分布的仿冒鞋仓库。实际上,这些仓库面积在12平方米左右,前来取货的人按事前拿单的号码排队拿货,所谓的货则是外盒有耐克(NIKE)、阿迪达斯(adidas)、新百伦(New Balance)标志的仿冒鞋。

“这里的居民区每一层楼,都被划分为无数的隔间,这些摩托车一部分是来拿货的,另一部分是来送货的,这样既可以补充货源,也不会囤积太多。因为近年检查太严,这样的操作如果被查到也不至于损失太严重。”当地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一般来拿货的人都是有固定对口的商家,如果是陌生人,他们会很警惕。

“鬼市”生意也衍生出了“快递一条街”“夜宵一条街”。记者留意到,这些鞋子从仓库取出后,随后被摩托车运往楼外巷子口的各个快递公司。这些所谓的“快递公司”打着韵达、圆通、申通等正规快递公司的招牌。一般快递公司的揽货时间是截止到晚9点,而在这里,这些快递公司会营业到早上5点,半掩的卷帘门内并不见穿工作服的快递小哥,取而代之的是麻利的收货点货中年妇女。“这一晚上收百来单不成问题,身边有不少。”一名快递人员说。这些快件随后将通过发达的物流网络发往全国。

山寨潮牌“毫不客气”

记者在“鬼市”上看到,这里的商标“碰瓷”屡见不鲜。其中耐克(NIKE)、阿迪达斯(adidas)、新百伦(New Balance)是“山寨”最多的品牌,其中以“New Balance”的山寨版最多,包括New Barlun(纽巴伦)、NEWBAILUNLP(新百伦领跑)、New Boom、New bunren等。“据我所知,这里New Balance的山寨版那么多是因为这家公司注册的商标较少,只注册了‘新百伦’‘New Balance’等几个,对于仿冒商家来说就有机可乘了。”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一些大牌公司除了自己的商标外,为了防止山寨,也会把相似的商标名称注册下来。

在大众品牌仿冒之外,山寨高端潮鞋也成为莆田的新生意。在一面写着鲜红的“致富热线”的墙上,上面是商标为“万斯·范斯”的鞋子产品,而无论是从鞋子设计,还是鞋面商标,这个所谓的“万斯·范斯”都和美国运动潮牌Vans(中文译为“范斯”)如出一辙,在这一广告墙上还留下了加盟的联系方式。另一个被“碰瓷”较多的对象是美国街头服饰品牌supreme,在安福电商城的街头,“欢迎加盟supreme”的广告牌层出不穷,而实际上supreme并未在中国有商品授权,更别说门店加盟。

莆田山寨高端潮鞋盛行的背后,是年轻人对于个性品牌的青睐。业内人士认为,潮牌的背后是下一个万亿级市。“有货”“毒”等垂直潮牌电商也在这两年间活跃起来,毒APP作为一款垂直球鞋领域的电商平台,因为货源充足,搜索界面摆设了几乎所有爆款和经典的款式,整合了大量资源提升了购物效率,短时间内获取到了大量的粉丝。但同时毒APP上关于“假鞋”“售假”的投诉也逐渐增多,记者统计发现,其3月13日至16日期间,共有10条相关投诉,有消费者投诉称:“在毒上花了1299元买了Aj312,穿的时候发现鞋里面是烂的,而且瑕疵很多,怀疑是假鞋。”

随着年轻人社交平台购物习惯的养成,社交平台就成了山寨高端潮鞋的一个新出口。“莆田仿冒鞋商家到底在微博上投了多少广告,怎么在每条微博下都能刷到。”北京的90后白领阿元告诉记者,她在刷微博的时候经常会在评论区刷到关于鞋子的广告,她点进去一看都是一些明星同款的潮鞋,有些店家的资料直接填的就是莆田。在微信朋友圈,潮鞋也成为面膜之后微商叫卖的另一大品类,诸如“遇到喜欢的人,就送她一双Vans……”等文案开始在微商中流行。

严管之下另寻出路

事实上,早自2016年起,当地工商主管部门便开始不定期巡查,邮管部门参与联合行动,抽查快递网点,抽检快递整车,重点检查大批量的鞋品发运。

近些年,莆田市各级主管部门逐渐加大对“仿冒鞋假海淘”的处理力度,清理快递市场,并积极引导莆田鞋业打造自主品牌,扶持鞋业电商城健康发展。

今年2月,莆田市工商局也印发《2019年鞋服商标侵权违法行为专项整治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其中将运送、邮寄侵权鞋服的行为列为故意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的违法范畴。

在政策引导和企业自我净化要求下,顺丰和中国邮政EMS开始拒收莆田鞋,其他快递公司,也积极配合上级主管部门工作,开展内部清查整顿工作。

“在莆田寄出鞋类产品时,大批量的要出示相关的品牌授权资料,散单的话需要提供购物凭证。只要是有注册商标的,或者正品授权的品牌,我们都是可以寄送的。”一名顺丰小哥告诉记者。

“我们本地人现在都不在制鞋工厂里做了,来打工的都是外地人。一是本地人人力成本比较高,而且部分本地人也觉得制假鞋其实挺不光彩的。”一位当地人告诉记者,随着相关部门整治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莆田人开始从事其他产业,或打造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

■记者手记

三方缺位导致山寨高端潮牌泛滥

潮牌的魅力在于品牌所代表的态度,可能是街头文化、可能是极限运动,也可能是诗与远方,这是年轻人喜爱潮牌的原因。但是相比于知名品牌,潮牌的造假成本显然更低,一方面是很多小众潮牌根本还没进入市场,一般的购买渠道是代购,或者授权的海外旗舰店,而社交平台又是假货最容易泛滥的渠道;另一方面,潮牌在国内的造假成本低,和一些国际知名品牌相比,商标侵权所要承担的风险更低。更重要的是,这个市场非常广阔,根据市场咨询公司尼尔森联合OFashion迷橙发布的全球首个潮牌大数据研究趋势及用户分析报告显示,潮牌消费增速是非潮牌的3.7倍,90后和95后是潮牌的主要消费群体,且95后三年来占比逐渐攀升至25%,这其中,前10%的骨灰级用户的潮牌花费占到个人总支出的60%至80%,占据了48%的市场份额。潮牌本身缺乏商标保护措施,仿冒商有以假乱真的“山寨”技术,垂直潮牌平台缺乏监管,三方缺位就导致了潮牌产业的野蛮生长。

近年国内潮牌产业的发展迅速,不只是国外潮牌被年轻人喜爱,国内也诞生了一批潮牌。对于不少国内原创潮牌主理人来说,他们面对的不仅是上游供应商的挑挑拣拣,还要面对大量的“山寨”产品。每当提到潮牌,行业内常常问的一句话是“中国的supreme什么时候会诞生?”但是在野蛮生长之下,我们看到的却是各种缺斤少两的“SUPREME NYC”。

莆田“鬼市”的形成有其历史原因,相关管理部门也在持续推进转型升级,虽然自主品牌打造之路需要时间,但相信在各方的努力下,当地一定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品牌之路。据《南方日报》报道

(责编:王小艳、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