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要求退款 叶永青“抄袭”事件再起波澜 

2019年03月25日08:48  
 

来源:北京商报

继香港苏富比撤拍后,3月22日,成都著名美术馆知美术馆发布声明称,取消仍在进行中的新作收藏,正式提出退款要求,由此成为首家公开提出退款的艺术机构。从抄袭事件爆发,再到被指满篇“迂回战术”的公开信,叶永青搅动了整个艺术市场的同时,也将市场背后隐藏的更深层问题暴露在了公众面前。

作为中国当代知名艺术机构,知美术馆难以回避地收藏了叶永青的作品,而且是其各个系列的系统性收藏。如今,知美术馆的声明,也如同一个炸雷响彻整个艺术圈,知美术馆馆长王从卉将收藏的叶永青作品称为“尴尬而残酷的局面”,表示要接受早期收藏的失误教训,接受沉没成本。其次,取消仍在进行中的新作收藏,正式提出退款要求;痛定思痛,转身离开那一部分已然腐朽的中国当代老圈子,主动翻篇。

知美术馆的声明在传递这样的信息,早期收藏的叶永青作品,认栽了。准备新收藏的,不能再要了。但最核心的是第三条,“原来的当代圈子伤心了,准备翻篇了”。正如王从卉所讲,“叶永青个案损伤了85新潮以来的老一代中国当代艺术的根基信用。在此期间,艺术生态圈内的全面系统性沉默更具有杀伤力”。

对于叶永青抄袭事件,业内人士往往选择避而不谈,但市场已经开始有所行动。3月21日,香港苏富比春拍决定撤拍将于4月1日上拍的叶永青作品2005年作品“鸟”(非硬核抄袭款)。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虽然抄袭风波还未尘埃落定,叶永青本人也没有正面解释或澄清,但最终商业机构的态度决定了事件的走向,标志着其作品失去了在二级市场流通的可能。

曾经红极一时的当代知名艺术家作品竟然涉嫌抄袭,而且长达30年,这是叶永青“艺术抄袭”事件最让人惊讶的一点。今年2月底,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通过媒体曝光称艺术家叶永青长期“抄袭”其作品,事件发生之后,业界都希望听到当事人的声音。然而,在万众焦急的等待下,却未等来叶永青关于“抄袭”的任何解释,只是避实就虚地表示“未能联系到西尔万,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叶永青抄袭事件的持续发酵,让社会质疑焦点开始从叶永青转移到对整个当代艺术圈的反思。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给出了他的观点:“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艺术社会把他导引到了今天的状态。叶永青在中国当代艺术的潮流中,在集体的评论话语的误读中失去了自我。如此看来,实际上也是那些装饰的评论害了他,才有了今天这样一种不堪的局面。”

评论界的失语也让艺术机构寒心。王从卉称:“面对基本事实与是非,仍然不约而同地共同维护仅存的皇帝新衣的褴褛碎片,使老藏家彻底寒心、新藏家怯步远走。早期锻造编写并为这段历史背书的评论家们则将升级为‘博物馆’性质的专家团,和所谓当代艺术精神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徐磊)

(责编:王小艳、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