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小说影响了几代读者,其文化影响力超越了小说本身——

每个读者心中,都有自己的大侠梦

2018年11月05日09:35  来源:《工人日报》
 
原标题:每个读者心中,都有自己的大侠梦

金庸的小说影响了几代读者,其文化影响力超越了小说本身,而对于金庸及其作品的文学评价,依然是文学界的热门话题。

封笔22年后的作品集

今年研究生毕业的孙鹏,想用第一个月工资给父亲买个礼物,于是问还在老家的父亲想要什么,50多岁的父亲给出的答复是,“送我一套正版的《金庸作品集》吧。”孙鹏不解,家里已经有那么多本金庸小说,基本已经收集齐整,好多是父亲上世纪80年代上大学时买的,为什么还对“全集”念念不忘?

孙鹏不知道的是,在他出生的1994年,三联书店才出版了内地第一版《金庸作品集》,被书友们称之为“三联版”。这套当时原价688元的“全集”,如今在旧书网站上的价格,是8000~10000元,被金庸迷视为珍品。

也就是说,孙鹏父亲在上世纪80年代省吃俭用买到的金庸小说,其实并非“正版”,尽管金庸小说上世纪80年代就进入内地的读者视野,但大部分并未得到授权。直到1991年,三联书店才得到了金庸授权,并于3年后出版了36册一套的作品集,涵盖了金庸15部武侠小说作品。当时,金庸与三联的合同为期10年,合同到期后,从2002年开始,金庸作品授权广州出版社出版。目前读者购买到的正版作品集,基本上来自广州出版社和花城出版社,被金庸迷称之为“广州版”,网上售价也在600多元左右,部分小说的个别情节甚至结尾,也与早前的“三联版”有所不同。

事实上,不论是“三联版”还是“广州版”,都不是金庸武侠小说的最初模样。因为,早在“三联版”问世22年前,时年48岁的金庸就已经封笔了,把更多精力用于办报和编剧。金庸所写的首部书籍并非小说,而是教辅书,1939年在浙江省立联合高中读初三的他,与同学合编了一本升初中的参考书《给投考初中者》,彼时战火纷飞,但此书却反响不错。1952年,身在香港的查良镛,调入《新晚报》编辑副刊,并写出《绝代佳人》《兰花花》等电影剧本,期间结识了后来同为武侠小说家的陈文统,后者笔名“梁羽生”。

金庸二字,来自于“镛”字拆开,出生于广西蒙山的梁羽生以清末为背景写了《龙虎斗京华》,而金庸则以在老家浙江海宁听到的传说故事,写了《书剑恩仇录》,于1955年2月8日首次见报于《新晚报》,两人遂开新派武侠小说之先河。

从1955年到1972年,金庸共创作了15部小说,其中长篇6部,中篇5部,短篇4部,字数最多的两部是《天龙八部》和《鹿鼎记》,均超过120万字,后者为1972年的封笔之作,《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笑傲江湖》和《倚天屠龙记》均有90多万字,字数最少的是《越女剑》,只有1万多字。这些作品一开始主要连载于报刊,被称为“旧版”,如今已经难得一见。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金庸开始着手修订所有作品,到80年代完成,被称为“新版”,读者所见到的“三联版”就是新版。从1999年开始,金庸重新进行修订,被称为“新修版”。三个版本的小说,情节有所改动,业界和读者评价不一。

对现代文学的挑战

尽管金庸小说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为读者熟知,但是关于其文学地位的争议,却持续了很长时间。上世纪90年代上中学的方卫国,还记得老师们收缴金庸小说时的情形,“那时熄灯以后,我们藏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看金庸,还得有人放哨,防止老师进来掀被子。”当时,对于老师和家长而言,孩子读武侠小说,是“不务正业”,如果模仿武侠小说,那就是“大逆不道”了。

在华人文化圈,金庸小说被改编成了多部影视剧,特别是其中的长篇小说,一度为“收视率担当”。以《神雕侠侣》为例,先后被改编成3部电影、8部电视剧和1部舞台剧,捧火了许多演员。情节在《神雕侠侣》之前的《射雕英雄传》,改编成了6部电影、10部电视剧、1部广播剧,在其之后的《倚天屠龙记》,改编成了5部电影、7部电视剧和1部广播剧。也就是说,仅由“射雕三部曲”改编的影视作品,总计就有40余部。

1997年由黄日华、陈浩民和樊少皇分别主演萧峰、段誉和虚竹的《天龙八部》,是许多80后、90后接触到的第一个电视剧版的《天龙八部》,尽管之前有过82版和90版,但97版更为走红。后来这部小说一直被翻拍,从2003年的胡军版和2013年的钟汉良版,在未来,萧峰又要和电视观众见面了,这次正在拍的是杨佑宁版。

即便金庸小说改编的影视剧火遍大江南北,但对于武侠小说能否登“大雅之堂”,却在文学界引起了争论,而其在文学史中的地位亦然。在《金庸作品集》首版的1994年,其就被北京大学授予“名誉教授”。该校中文系资深教授钱理群在《金庸现象引起的文学史思考》中提到, “不读金庸作品,就不能说完全了解了现代文学”,“金庸小说的出现,对我们的现代文学研究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并由金庸的出现引出了“新小说与通俗小说的关系”的相应思考。

影响力不局限于小说

不论文学界如何争议,金庸的文化影响力已经超越小说本身,甚至不再局限于影视剧,而是扩展到了漫画、动画和游戏等诸多领域。刘景阳接触金庸的方式,不再是看小说,而是玩游戏,从最早单机版《金庸群侠传》到后来的网络版,与小伙伴们一起在网络游戏上等待“光明顶”开启,是他的童年记忆之一,“那是我们这代人接触到的最早的网络游戏了。”在游戏中,为了收集通关道具,他知道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但小说中具体情节是什么,他并不知道。

金庸作品中丰富的文化内容,也使得“金学”一词,即“金庸小说研究”,成为一门课题,不少人写过相应作品,直至今日,方卫国还关注着分析金庸小说的微信公号。“每个读者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金庸。”金庸小说中提及的一些地点,也把金庸作品作为招徕游客的IP,比如浙江舟山群岛中的桃花岛。

孙鹏的父亲给他发过来一张照片,是在香港文化博物馆的金庸展厅中拍到的,“父亲很高兴,觉得博物馆能为一个人物做出一个展厅,说明他在文化上的地位,父亲觉得他们那代人没有‘看错书’。”孙鹏也去过那个博物馆,他发现金庸展厅里的大部分内容,和金庸的小说有关,这也是大部分读者对金庸的认知。

但是,在24年前被北京大学授予“名誉教授”时,金庸对自己的评价却是,“我一生主要从事新闻工作”。很多人并不知道,包括金庸作品在内,新派武侠小说的崛起,源自于一个新闻:1954年,香港两位武术掌门人在澳门擂台比武,引起新闻轰动。《新晚报》的总编辑想跟上这股新闻热度,于是安排两个副刊编辑写武侠小说,一个叫陈文统,一个叫查良镛,在此之前,他们从没写过这类作品,在此之后,连载小说的报纸洛阳纸贵,他们也在文学界争议中,名满天下。(赵昂)

(责编:龚霏菲、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