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商标注册不再“恶意”

2018年09月12日10:07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原标题:如何让商标注册不再“恶意”

本报记者 冯 飞

经常购买运动服装的消费者对阿迪达斯的“三叶草”标识一定非常熟悉,近年来,市场上出现了相似的“三叶草Sanyecao及图”商标。对此,阿迪达斯提起了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该商标被维持注册后,阿迪达斯又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经调查发现,除了申请注册“三叶草Sanyecao及图”商标外,该企业还申请注册了“Chanail彩奈儿”“澳利澳”“欧松朗”等一系列与知名商标相似的商标,其行为具有复制、抄袭他人高知名度商标的故意,属于商标“抢注”行为,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

阿迪达斯的遭遇具有一定代表性,如今,商标恶意注册已经严重影响了我国商标制度的健康发展。针对商标恶意“抢注”及囤积现象,我国商标行政管理部门该如何应对,法院又该如何审理相关案件?近日,在“规制商标恶意注册民行程序的交叉与优化”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建议,在司法实践中,要规制商标恶意注册行为,应适用诚实信用原则;同时,要让恶意注册商标者无法从中获益,方能有效打击恶意申请注册商标者的“积极性”。

恶意注册应规制

作为一家知名服装品牌,优衣库在我国各大商场随处可见。近年来,该品牌的权利人日本株式会社迅销却被两家中国企业在多家法院提起批量诉讼,诉由全部是商标侵权。其中,在上海法院审理的十几起案件中,法院认为,原告就相同事实在全国各地法院提起批量诉讼,明显具有通过利用注册商标进行批量诉讼,以获得多重赔偿之意图。

优衣库品牌权利人被诉商标侵权是很多知名品牌商遭遇商标恶意注册的一个缩影。2017年,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超过500万件,比上年增长55.7%,申请量和增速均创历史新高,且连续17年位居世界第一。在商标注册申请量快速增长的同时,商标恶意“抢注”及囤积现象大量涌现,严重阻碍了我国商标制度的健康发展。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祝建军介绍,在司法实践中,商标恶意注册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恶意“抢注”他人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随后指控商标在先使用人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二是行为人囤积大量他人在先使用商标,不以使用为目的,而是通过销售商标进行牟利。

“商标恶意注册与我国商标法保护商标权的本质相悖,导致我国的注册商标制度被严重异化。此外,商标恶意注册还挤占了有限的商标资源,牵制消耗了大量执法资源,损害了其他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导致公平的市场竞争秩序受到破坏,应受到规制。”祝建军表示。

虽然商标恶意注册行为受到业界一致“声讨”,相关部门也采取了诸多措施,但打击效果尚不尽人意。国家知识产权产权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法律事务处处长孙欧介绍,在规制商标恶意注册方面,我国民行程序都有相关规定,并采取了诸多措施,但在实践中,仍存在诸多问题,比如商标恶意注册的内涵和外延不明晰,业界对其认识不一;驳回商标恶意注册申请缺乏明确规定;各部门打击商标恶意注册的法律适用和标准不统一;在个案中打击商标恶意注册的效果有限等。

他山之石可攻玉

我国商标法没有明确的法条对商标恶意注册行为进行规制,但我国商标法第七条规定,申请、注册和使用商标,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祝建军表示,诚实信用原则的功能是民事行为的指导功能和适用法律时的漏洞填补功能,因此,在规制商标恶意注册行为时,建议适用诚实信用原则,这实质上是否定了恶意注册商标行为的法律效力,有利于及时维护市场经营者的合法权益。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高院)知识产权庭法官陶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果在司法判决中使得商标恶意注册人无法获利,这种行为自然会被规制。比如,在优衣库商标侵权纠纷系列案中,上海高院审理了其中的11件,审理结果均为被告的行为构成侵权,停止使用涉案商标,但不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其原因在于,涉案注册商标未投入实际使用,权利人系存在利用注册商标不正当获利的恶意等因素,基于公平合理、诚实信用原则,上海高院在判决时对赔偿条款进行了突破性适用,这也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认可与肯定。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今年,美国专利商标局推出的随机审查计划和商标使用证据举报项目,旨在打击商标虚假申请或恶意申请,该措施或许对我国打击商标恶意注册有所启发。美国飞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布莱特·海夫纳(B.Brett Heavner)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随机审查计划是指美国审查员有权要求商标持有人提交额外信息,比如商标使用证明、展品和宣誓书等,以证明商标确实正在使用。实施该政策后,大约73%通过“马德里体系”及65%通过《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申请注册国际商标并获准注册的权利人无法按要求提供指定产品的使用证明,因而导致其注册商标的部分或全部被撤销。

“在美国,很多商标申请人在网上找一些免费图片,将其申请注册为商标,而图片权利人若要维权,只能启动商标异议或撤销程序,该程序费用较高,而商标使用证据举报项目则为权利人维权提供了一种新的途径,其可以向美国专利商标局写举报信,提供权利证明,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布莱特·海夫纳向本报记者介绍,美国采取的这两项措施受到了权利人的欢迎,其不仅降低了维权成本,还缩短了维权周期。(冯 飞)

(责编:龚霏菲、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