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三年,天津发展机器人产业这么干

2018年09月12日08:56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未来三年,天津发展机器人产业这么干

第二看台

本报记者 孙玉松

秋阳灼灼,天津1000千伏特高压海河变电站内,一台智能巡检机器人穿梭自如,仔细地巡查着设备和线路;相去50公里,天津开发区深之蓝海洋设备科技有限公司里,新开发的水下机器人正在水中进行不间断潜行试验……

近日,着眼建设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的天津,正式发布《机器人产业发展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以下简称《方案》),政府拿出了诚意和真金白银,进一步优化产业环境,寻求重点突破十类重大标志性机器人产品。

打造产业集聚高地

健全机器人联盟、协会、学会三位一体行业组织机制;完成机器人各方面服务人才培训3000到5000人次;培育以机器人及机器人零部件为主业的上市企业3到5家、全市机器人产业规模达到300亿到500亿元……

记者注意到,《方案》不仅目标明确,而且给出的发展路径也清晰可循。“《方案》是对此前天津出台智能制造政策的具体延展和再落实。” 9月6日,天津市工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未来三年,天津将在机器人产品的研发、产业化、行业应用,人才培养和基地建设等领域,推进14个重点项目的建设。加速吸引国内外机器人企业集聚,将天津打造成京津冀乃至全国的机器人产业集聚高地,使天津机器人产业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天津市工信装备工业处处长孙晓强也介绍说,天津目前已初步形成了武清区、天津开发区和临港经济区3个聚集趋势明显的机器人科技园区,今后三年将严格按照《方案》施政,加大对机器人产业的政策支持力度,设立机器人发展专项科研基金、设立本地机器人应用专项补贴基金、创立科技金融模式,合理引导和推进机器人企业兼并重组,打造大型机器人龙头企业。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方案》的编制完成是一个加速器。“天津的机器人产业具备一定的技术优势和产业基础,这是产业发展的核心和推进器。”9月7日,天津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副教授、天津机器人产业协会秘书长梅江平如是说。

瞄准10类标志性机器人

居家养老需要人照料,机器人可以“搭把手”;到医院寻医问诊,有可能是机器人给你看病做手术……此次天津出台的《方案》提出,到2020年,将努力率先突破家庭服务型机器人和手术机器人应用和产业化。除率先突破的两项之外,天津重点发展混联机器人、轻型协作机器人、高压水射流除锈、喷漆机器人、白酒行业用机器人、自动化柔性高铁车身焊缝打磨系统、飞行机器人、水下滑翔机、教育机器人等其他8类机器人。

对此,梅江平分析说:“天津市机器人技术已在国内占据了领先地位,拥有的机器人专利和成果居全国前列。《方案》规划的十大重点突破领域,有的是未来天津乃至全国市场急需、行业前景广阔的产品,还有的是凸显天津产业基础和研发水平的产品。”

梅江平以家庭服务型机器人为例分析说,按照《天津市智慧健康养老产业发展实施意见》要求,到2020年,在居家、社区和机构三个层面,基本形成具有天津特色的智慧健康养老产业模式。届时,市场将需要大批的智能服务型机器人,走到更多老年人身边,给老年人一个健康安全的晚年生活。

目前,天津以机器人作为主营业务企业100多家,产品门类齐全,在全国居领先地位。但在梅江平看来,虽然天津机器人产业起步早,企业数量众多但产业缺乏规模,许多较具特色的企业,产值均在千万级左右,难以破亿。

梅江平分析说,《方案》提出的十大重点突破领域,契合了天津市机器人产业分三阶段启动的总体路径,夯实第一步“人有我有”、做强第二步“我有我精”、发展第三步“人无我有” 。

避免低端重复发展

目前围绕机器人产业,天津已涌现出一批高层次科研院所。此次出台的《方案》也划定目标,天津将利用未来3年时间,规划筹建包含技术研究、高层次人才培养、产品检验检测、信息咨询等多功能在内的天津市机器人产业技术研究院;健全天津市机器人联盟、协会、学会三位一体行业组织机制;打造全国规模和影响力最大的国际机器人博览会(展会)……

天津市科学学研究所工程师赵绘存分析说,工业机器人应用涉及一整条生产线或工作站,机器人产品的不稳定性会造成用户成本增加,从而降低用户的使用意愿。

“要提升机器人产业的竞争力,就需要加速实现从中低端产品的生产者向中高端核心技术的研发者转变。”赵绘存说,《方案》将让天津的机器人产业避免开“高端空心失位、低端重复建设”的误区,高校院所的参与,也将加速破解制约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技术瓶颈。

目前,我国机器人应用人才缺口为20万人左右,且每年以20%到30%的速度增长。以往单纯依托职业院校输送应用人才的培养机制已难以满足未来需要。“《方案》明确提出了由政府、企业、教育机构、第三方行业组织等共同推动机器人应用人才的培养与发展。把握住了整个产业的最核心问题。“梅江平分析说,作为基础装备,机器人在材料、加工、生产工艺、测量等方面的提升是系统工程,是长时间追求高品质、高性能的结果,这就需要产业参与者具备工匠精神,不能急功近利。应当在关键核心技术的基础研发、理论研究、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和人才培养等方面下功夫。(孙玉松)

(责编:龚霏菲、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