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获得红罐使用权 加多宝无奈加速上市

2018年09月11日08:30  
 

来源:北京商报

重新获得红罐使用权的加多宝信心大增。加多宝总裁李春林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加多宝可能提前完成上市计划。目前,加多宝正由专业机构进行梳理,并积极准备各项上市所需材料。业内人士认为,在内外交困、没有大投资者注资的情况下,遭遇“钱荒”的加多宝选择上市是相对较好的选择,但从经营业绩、实际控制人身份,以及接连发生的纠纷事件来看,加多宝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

加速上市

9月6日,李春林接受媒体采访,针对加多宝的上市计划,李春林表示,2018年四季度是加多宝上市进程的关键节点。“目前,加多宝已经邀请国际专业审计机构对公司进行全面梳理,同时进行报表合并等方面的准备工作。如果进展顺利的话,加多宝很可能提前完成上市计划。”

3月,加多宝在2018-2020年中期发展规划中表示,未来的战略目标为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

在李春林看来,加多宝实现上市的原因来源于市场营销环境发生变化,产品升级成为一大趋势。企业单纯依靠自身过往积累的一些资金,继续采取传统营销手段,很难再走向新的高度。因此让加多宝进入资本市场,成为一家公众企业,借助资本的力量来取得更好的发展。

同时,李春林认为,在与王老吉的竞争中,加多宝处于一个相对“吃亏”的位置。王老吉与加多宝之间的纠纷一直备受关注,王老吉隶属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已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李春林表示,加多宝越是在凉茶领域释放利好,投资者就越看好这个市场。相应的,竞争对手就会在资本市场上受益更多。因此,从竞争的角度考虑,加多宝迫切需要上市。

此外,加多宝与王老吉的“红罐之争”已尘埃落定,也为加多宝欲实现提前上市的想法增添了信心。9月7日,加多宝方面称,最高人民法院就加多宝与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白云山的母公司)红罐包装装潢案作出裁定:驳回广州医药的再审申请,加多宝继续与王老吉共享红罐包装。李春林表示:“装潢案判决后,意味着加多宝最大的危机已经解除。”

形势所迫

尽管重夺红罐使用权提振了信心,但加多宝面临的危机绝不仅限于红罐之争。中国社科评价研究院院长荆林波认为,“上市是目前加多宝摆脱困境相对较好的选择”。

目前,加多宝正在面临资金难题。有接近加多宝的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由于香港鸿道集团停止注资,加多宝需要自负盈亏,李春林在接手加多宝后,这个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事实上,经营业绩下滑,导致加多宝资金链雪上加霜。2012年,加多宝销售额超过200亿元,但根据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控股”)公告披露的数据,加多宝在2015-2017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和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9亿元和-5.82亿元。

虽然加多宝相关负责人称,该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但加多宝方面也未公布所谓的“实际数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尽管加多宝否认中弘控股披露的财务数据,但近年来加多宝业绩表现不佳是事实。

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加多宝也曾尝试引入资本。2017年10月,中粮包装以10亿元现金和10亿元实物的出资方式,增资清远加多宝20亿元,占股达30.58%。同时,加多宝在香港注册的王老吉有限公司要将加多宝商标作价30亿元注入清远加多宝。此举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加多宝需求解决资金困境的重要举措。

资料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粮包装已完成对清远加多宝出资8.77亿元,但王老吉有限公司尚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向清远加多宝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最终中粮包装向法院起诉加多宝旗下的王老吉有限公司。7月,广东省高院就“王老吉”商标案作出一审判决,广东加多宝、浙江加多宝、加多宝(中国)等企业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4.41亿元。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在加多宝年销售达200亿元时,是上市的最佳时机,但加多宝当时不缺钱,并未选择上市,等缺钱了再想上市,有点晚了”。此外,在荆林波看来,这是加多宝“缺少战略布局的表现”。

上市艰难

加多宝想要实现上市,良好的业绩表现是必不可少的因素。为提升加多宝的业绩表现,目前加多宝正在培育几款新的凉茶品类,但产品前景并不被业内人士所看好。在朱丹蓬看来,新品的推出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撑。“但加多宝目前的资金不足,加多宝在传统产品的推广上都存在困难,更何况新品。”朱丹蓬称。

除了业绩要求,加多宝的实际控制人陈鸿道目前还是逃犯的身份,这也成为加多宝上市的阻力之一。陈鸿道作为加多宝实际控制人,在他的影响下,加多宝无论在中国内地还是中国香港都难以实现上市,选择去国外上市,或许能够便利一些。

陈鸿道的案件缘起1995年,当时王老吉的前身羊城药业与加多宝集团前身鸿道集团正式签约,将红罐和红瓶王老吉的生产经营权授予鸿道集团;双方于2000年再次签订商标许可主合同,将商标的使用期限延长至2010年。但据广州市检察院披露,2002-2003年,陈鸿道先后通过3次行贿,用较低的商标使用费再次签订两份补充协议,将王老吉商标许可期限延长至2020年。2004年,陈鸿道行贿案事发。2005年10月,广州公安边防部门将陈鸿道抓捕归案,当月19日,陈鸿道取保候审后弃保外逃至香港,至今还未归案。

除业绩和实际控制人形象的不利影响外,近年来加多宝的品牌形象大跌,也导致加多宝上市之路艰难。中商商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力鸣认为,加多宝与王老吉、中粮包装、奥瑞金多方的纠纷,使得目前加多宝的企业形象不佳,要找到愿意保荐的实力券商不容易,证券交易所方面也不见得会支持。在加多宝的负面新闻未消除前,加多宝想要实现单独上市有难度。

“如果加多宝想要上市,借壳还相对靠谱一些”,姚力鸣表示。而在朱丹蓬看来,之前加多宝欲借中弘控股的壳进行上市,但是到最后演变成一场重组闹剧。加多宝后期再想要借壳上市,也存在一定的困难。

“加多宝与中弘股份合作可能是希望借壳上市,最终却演变成了一出闹剧,恐怕加多宝借壳之路还需时日。”朱丹蓬表示。(李振兴 实习记者 叶静)

(责编:王小艳、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