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为文化传播注入活力

2016年04月14日14:42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编者按

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极大地改变了文化传播的形态和方式,拓展了文化传播范围的广度和深度,同时也催生了新的文化消费方式,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本专题将以体育赛事的网络转播、数字化的音乐服务以及数字阅读等为切入口,深入探讨文化产业如何借助数字技术焕发新的生命力。

体育赛事

多元运营拓宽掘金道路

2014年10月,《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出台,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进入体育赛事产业。此后,国内体育赛事转播权以及赛事节目版权的开发、运营和保护,体育衍生品开发等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互联网公司的进入,给传统体育赛事产业带来的影响更为深刻。

自2015年至今,以乐视体育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斥重金涌入体育赛事产业,他们不仅注入了资金,更为重要的是,将互联网思维“嫁接”到赛事的运营中。

今年2月,乐视体育宣布以2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从体奥动力手中买下2016年至2017年两个赛季的中超联赛新媒体独家转播权,并与体奥动力开启了长达5年的全产业链合作。今年1月19日,乐视集团宣布与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国安)达成深度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在俱乐部经营等方面展开全面战略合作,乐视将参与到对北京国安比赛的深度运营、赛事节目版权开发、赛事衍生品开发中。

2015年年初,NBA与腾讯共同宣布签署一项协议,腾讯出资5亿美元成为NBA未来5年在我国唯一的数字媒体合作伙伴,这也是NBA联盟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国际数字媒体合作。根据双方达成的合作协议,腾讯不仅成为NBA在中国的数字媒体独家官方合作伙伴,提供多渠道的直播、点播等服务,双方还将共同打造NBA中国的数字媒体平台,该平台包括NBA中文官网、30支NBA球队的官方网站,以及NBA各项活动和授权产品的网站,并推出“NBA比赛时刻”移动端应用程序等等;2015年年中,PPTV聚力宣布以2.5亿欧元的价格获得2015年至2020年西甲联赛中国地区独家全媒体转播权。根据合作协议,PPTV聚力将独享西甲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中国澳门的全媒体版权,包括电视、网络、新媒体等播出及版权分销权益。

传统电视端转播一项体育赛事时,往往靠转播权分销、广告招商等回收成本,实现盈利。随着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这种传统的商业模式开始受到冲击,越来越多的观众从电视转向网络,用户不再满足于只通过屏幕欣赏比赛的被动观看方式,而是希望获得更多互动性强、参与性强的产品、服务和市场活动等,而这些正是互联网公司所擅长的。互联网公司凭借在内容运营和分发方面的优势,可以深耕运作方式挖掘赛事节目的版权价值。

业内人士分析,互联网公司的涌入让体育赛事节目版权和体育赛事转播权多元运营上有了更多选择,赛事“掘金”的道路正被日益拓宽。无论对转播权是否进行分销,赛事转播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每一场和赛事相关的活动和场景,都能创造营销的机会,都会给网站带来收益。比如广告收益、赛事冠名、付费点播、体育周边产品开发、赛事游戏改编、流量变现等等。(姜 旭)

Kindle

数字阅读提供全新体验

数字阅读时代已经来临了吗?今天在北京的地铁上你或许能找到答案。不管是手持手机、平板电脑还是电子书阅读器,数字阅读几乎已经取代了地铁上的纸质阅读。

2007年,全球最大的线上书店亚马逊宣布正式进军图书数字发行并推出电子书阅读器Kindle,正是开启数字阅读时代的标志性事件。

当年,第一代Kindle界面简单、功能单一,并且遭到时下出版行业的抵制。当时业界似乎一致的声音认定Kindle不可能成功。然而,根据亚马逊公司公布的数据,亚马逊从1995年开始销售书籍,在2010年7月电子书销量超过精装书销量,6个月后超过平装书销量,到了2011年5月,亚马逊在网站宣布,Kindle电子书的销量首次全面超过纸质书销量。

电子墨水屏、内置词典、一次购买随处阅读等特性,Kindle不仅沿袭了纸质书籍的阅读体验,还为用户提供了全方位的阅读享受。亚马逊提倡让阅读变成一种生活方式,这也正是其电子书被命名为kindle(本意为点燃、照耀)的原因。当亚马逊通过代销计划将电子书卖到传统书店里去,有人问亚马逊全球副总裁罗素·戈兰迪内蒂(Russell Grandinetti),会不会加速对纸质书的颠覆速度?他这样回答:“Kindle与传统书店的目标一致,让用户花更多的时间去读书,提升自己,而不是玩游戏、刷微博、刷微信。”

亚马逊打开数字发行市场之后,Kindle也逐步从单一的电子图书阅读载体,转变成一个集合图书,音乐,影视,应用等多种数字发行为一体的平台。近日亚马逊宣布,第八代全新kindle即将发布。kindle已经从此前单一产品扩展为既有电子墨水屏,又有Android作为系统载体,采用彩色触摸屏的系列产品。所有Kindle都可以连接到Kindle电子书城,目前美国的Kindle电子书城已拥有430万本电子书。

如今,经过多年投入,亚马逊逐渐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Kindle硬件以成本价销售,亚马逊通过电子书、应用、广告来获取利润,并且Kindle硬件产品慢慢演变为亚马逊电商的重要入口。

当亚马逊致力打造Kindle生态圈并进入中国后,数字时代已引领全球的阅读方式发生改变。网易云阅读发布《2015年全球数字阅读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电子书份额呈现稳定上升的情况,预计未来两年,全球电子书份额将达到30%至35%。其中, 中国人在数字化阅读领域发展势头迅猛,58.1%的中国人选择看电子书,平均每人电子书阅读量3.22本,手机阅读人均花费16.47元。(刘 仁)

在线演唱会

模式创新挖掘音乐价值

2015年10月25日,韩国乐团BIGBANG在中国澳门举办演唱会。作为BIGBANG独家视频合作媒体,腾讯视频首次突破性地开启了“全付费”模式。距演唱会还有3天,直播付费预定人数就已逾6万,刷新了行业纪录。

在演唱会直播过程中,粉丝可以通过腾讯视频Live Music互动技术,选出“在线最想听到的金曲”让明星现场演绎,还能在线送出鲜花、道具等虚拟礼物给自己喜欢的明星,最终包括鲜花在内的虚拟礼包销售就达14万份。不仅如此,腾讯视频还为付费用户提供专属于线上观众的福利待遇,包括创新性的“粉丝定制道具+礼包”的形式,并首次应用VR(虚拟现实)、3D虚拟投影、多机位高清直播等技术,让线上用户能够观看到演唱会现场的任意细节。

事实上,腾讯并非首家拓展在线演唱会直播服务的视频网站,乐视、爱奇艺等均有过尝试。2014年8月,乐视试水对歌手汪峰的鸟巢演唱会直播,在直播过程中,乐视引进4K超清拍摄技术、全场有20多个拍摄机位、杜比5.1环绕立体声呈现,并对现场实时调色和渲染。爱奇艺与唱片公司环球音乐达成付费音乐战略合作,双方将重点打造在线演唱会直播,环球音乐2016年全球演唱会在线直播资源都将授权给爱奇艺。

曾几何时,互联网被看做音乐产业衰落的元凶。然而,随着互联网与音乐产业融合程度日益加深,新的产业形态逐渐显现,新的商业模式初露端倪,探索出了演唱会在线直播模式。

“互联网崛起的时候,被视为音乐产业的破坏者,‘免费’策略摧毁了传统唱片行业的盈利模式。”乐视网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用户已经习惯了从互联网上免费获取音乐,唱片业已在盗版和网络免费下载的夹击中奄奄一息,著名音乐人宋柯就曾高呼“唱片已死”。

实体唱片日益式微,确是不争的事实。根据中国传媒大学和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音乐产业促进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布的《2015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4年实体唱片产值约为6.15亿元,较上一年度下降了5.4%。以实体唱片销售为例,统计数据表明,2014年,新华书店系统、零售门店等传统线下渠道实体唱片销售约为5662.2万张,比上一年下降19%,实体唱片业的发展状况不容乐观。

虽然实体唱片前景暗淡,但是只要充分利用互联网发展带来的机遇,同样可以“绝地重生”。在中国唱片总公司党委书记周建潮看来,唱片公司在互联网时代通过数字化转型同样可以获得新发展。“实体唱片公司拥有丰富的内容资源和专业人才,在为音乐人量身定制词曲,以及进行文案创作、市场推广策划等方面有很大优势,如果能借助互联网之力,在产品发行、推广上进行深入合作,同样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周建潮认为。

为了适应互联网环境的变化,挖掘音乐产业的版权价值,唱片公司动作频频。以环球音乐为例,环球音乐大中华区数字音乐与策略发展高级副总裁陈国威介绍,环球音乐积极与国内众多数字音乐平台开展不同形式的合作,如版权授权、独家版权合作和版权总代理、付费分成等。在与QQ音乐合作上,两家公司开创了“数字+实体”的音乐营销模式,比如两家公司曾对张学友最新专辑进行了线上首发,放弃传统线下实体专辑销售方式,尝试互联网模式营销,取得了令人满意的销量和效果。(侯 伟)

Spotify

粉丝社交提高传播效率

成立于2008年10月的瑞典公司Spotify是全球最大的正版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目前拥有超过8000万的活跃粉丝,正版歌曲数量超过2000万首,付费用户超过3000万。借助现代化的社交工具,Spotify将正版音乐作品带到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手中。

自产品上线之初,Spotify就明确了正版音乐经营理念。自那时起,该公司就获得华纳音乐、索尼、百代等多个全球性唱片公司的支持。在获得权利人授权后,Spotify向用户免费提供正版音乐。目前,Spotify的用户已覆盖德国、法国、西班牙、澳大利亚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

Spotify产品的一个特性是它拥有一个较为成熟的粉丝社交模式,能将用户的播放列表共享给全球各地的朋友。具体来说,用户可以将喜欢的吉他独奏等歌曲,直接分享给全球各地的朋友,也可以将歌曲分享至用户喜爱的社交网络中。比如,用户在听到喜欢的歌曲,而且想分享给朋友时,只需对该歌曲点击鼠标右键,选择“分享给朋友”即可。当对方上线后,他们会在导航栏里的收件箱看到被分享歌曲的信息。更为方便的是,分享者不仅可以非常快捷的方式允许用户与好友分享一首歌曲,更可以允许分享者设置歌曲在某个位置开始播放,要实现这一功能,用户只需提取歌曲的Spotify地址,然后通过邮件、即时通软件等分享。在发送给一个朋友的时候,加上类似“#1:33”样的字符串,代表开始播放的位置,这样对方在收到这个链接时,就可以直接在1分33秒处进行播放。

对于Spotify的这种粉丝社交模式,业内人士分析,基于全球范围内的庞大用户规模,可以提高音乐作品的传播效率和范围,提高歌手和相关歌曲的影响力等。对于用户而言,不用花钱就能听到正版的高质量歌曲。不过,需要说明的是,Spotify只提供在线收听,不会提供下载服务。

Spotify的商业模式也为业界所关注。据了解,Spotify提供的服务分为免费和付费两种。免费用户在使用Spotify的服务时将被插播一定的广告,而付费用户则没有广告,且可以拥有更好的音质,在移动设备上使用时也可以拥有所有的功能。值得一提的是,Spotify的服务是免费增值模式的标准范例。它的无限制、广告支持的免费流媒体服务创造的收益占其年收入的9%。不过Spotify的免费服务是其付费订阅服务的切入点,付费订阅服务为Spotify带来总营收的91%。Spotify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埃克公开披露付费用户规模已达3000万,今后将继续培养这个消费群体,给版权人带来更多收益。(姜 旭)

(责编:魏艳、马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