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成长的烦恼":深圳从"制造"走向"创造"--知识产权--人民网
人民网

破解"成长的烦恼":深圳从"制造"走向"创造"

2011年07月06日09:07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手机看新闻

  在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巨幅画像前,杨眉笑容灿烂,右手摆出“V”的姿势。

  画像上,有微笑着的邓小平,还有国贸大厦、地王大厦、市民中心、音乐厅、电视中心等深圳改革开放以来的地标建筑。

  位于深南路和红岭路交界处的“邓小平画像”广场历来是游客们必到的景点之一。如很多来深圳寻梦的毕业生一样,1988年出生的杨眉刚刚从一所大学毕业到深圳一家通信公司工作,她要把这张合影发给远在北方的爸爸。“在他们那一代人心中,深圳是特区,是非同一般的地方。”杨眉笑着说。

  深圳,确实非同一般。

  30余年,从昔日渔村成为中国最成功、最引人注目的经济特区,创造了世界工业化、现代化、城市化建设的奇迹。深圳的GDP从1.96亿元增长到8201亿元,年均增长25.8%,人均GDP 1.36万美元,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改革试管蛇口

  “1979年,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那一年,深圳顶住各种压力,各方非议,率先开始冲破计划经济体制的铁幕,从单项突破到综合配套整体推动,从侧重经济体制改革到“四位一体”全方位纵深推进,深圳成为我国体制机制改革创新的重要试验田,对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发挥了引领示范作用。

  追溯深圳改革开放的源头无论如何都绕不开1978年由袁庚主持建立的蛇口工业区,蛇口可以说是深圳改革开放的一支试管。

  100年前,李鸿章创办招商局,发起“洋务运动”,1978年6月,61岁的袁庚受交通部长叶飞委派,赴香港调查,起草了一份《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报告。10月,被任命为交通部所属的香港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主持招商局全面工作。1979年1月31日蛇口工业区正式成立,从此引领了一连串的改革。

  率先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被称为“冲破思想禁锢的第一声呐喊”;率先迈出了基建体制改革的第一步——实行工程招投标;率先实施公开招聘、民主选举;率先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率先进行了城市住房制度改革——采取银行按揭、实行住房商品化;率先推行社会劳动保障,建立了社会保险制度等一系列改革试验。

  很少有人知道,世界知名的招商银行起家于蛇口工业区内部结算中心,该结算中心是为了消除工业区内部企业分别到银行存款或贷款的时间差和利率差而建立的。

  结算中心运转两年后,袁庚正式向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申请,创办招商银行。1987年,招商银行在蛇口诞生。平安保险起家于蛇口的退休基金。1988年3月,平安保险公司成立,现在它被认为是中国的第二大保险公司。华为、金蝶、安科、深开发、科健等公司,都是从蛇口走出的知名企业。

  蛇口经验被深圳和全国推广应用,一时间全国开发区兴起。深圳也涌现出华侨城、深圳高新区、留学生创业区、龙岗工业区、南山开发区等后起之秀。

  有评论认为,蛇口在1993年袁庚退休后逐渐没落。袁庚也曾说,事物的发展都有这样的过程,一个时期的风光总会衰落。蛇口工业区必须在被复制和发展中不断找到新的增长点。

  寻找新增长点

  2009年11月16日,以孵化和育成企业为宗旨的中科院育成中心落户蛇口。

  中科院深圳先进院院长樊建平介绍说,入驻企业主要集中在机器人产业、医疗器械、因特网、新能源四大领域,占地2万平方米,拥有31个专业实验室,其中有6个国家或地区重点实验室:千亿万次超算中心、劳特布尔医学成像实验室、工业设计及精密加工实验室、CAE技术中心、混合动力车测试平台、射频集成电路实验室等。

  2009年,蛇口工业区启动“再造新蛇口”工程。蛇口工业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立祥表示,蛇口工业区将以育成中心落成为契机,全力推进园区产业转型和软硬件升级,争取用5至8年的时间,完成蛇口“后工业时代”的基本格局。蛇口将成为深港高端服务业和创新产业合作的先行区,及以发展网络信息、科技服务、文化创意三大产业为主的“高端服务业高地”。

  经历了快速发展的奇迹后,从深圳制造到深圳创造,深圳涌现出了华为、中兴、腾讯、比亚迪、迈瑞、海普瑞、大族激光等知名科技企业。

  西方先行工业化国家的经济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依靠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等生产要素的驱动起飞阶段,资本密集型的机器制造业和其他重工业阶段,创新驱动阶段和信息化阶段。深圳发展的30余年里,这四个阶段被挤进一辆高速发展的列车,次第出现。

  以互联网、新能源产业和生物产业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成为深圳新的增长点。

  在6月19日闭幕的中国生物产业大会上,依托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而成立的深圳国家基因库揭牌,这是中国第一个国家基因库,能够和欧、美、日等三地的基因库媲美较量。

  华大基因研究院,这个1999年来到深圳的生物企业,从8个人发展成为4000多人的团队,如今已经成为全球生物产业的领军企业之一,其分公司延伸到欧洲、美国等地。

  深圳,还有一片聚集全国目光的区域——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

  如今的深圳,同样面临“成长的烦恼”、“转型的阵痛”。深圳必须努力破解发展难题,走出一条科学发展新路,为全国提供新的示范和借鉴,这是中央赋予深圳的新的重大使命,也是深圳实现科学发展的内在要求。

  “高新技术产业是深圳的希望所在、后劲所在,是增创新优势的最佳切入口。”深圳市委、市政府曾表示,抓住机遇,转型升级,宁可暂时舍掉一点GDP也在所不惜。
  


(责任编辑:魏倩)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往日热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