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知識產權

“保護知識產權,中國真的很用心!”

本報記者  潘旭濤
2021年01月14日08:57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小字號

2020年12月,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了《2020世界知識產權指標》。這份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在專利、商標、工業品外觀設計申請量等指標方面均位居世界第一。報告指出,“中國繼續在世界知識產權領域發揮引領作用並作出巨大貢獻。”

成績來之不易。近年來,中國逐步打通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服務全鏈條,健全知識產權綜合管理體制,增強系統保護能力。在中國知識產權發展之路上,每一步努力都是精彩的故事。

激發創新活力——

“用專利造出‘爆款’”

10年前的一次遭遇,讓李小芳“因禍得福”。

2010年,李小芳在浙江省寧波市鎮海區創辦了鋰安電子有限公司,研發、生產鋰電池及保護板。工程師出身的李小芳,擅長鑽研技術,很快就研發出一款電動自行車鋰電池保護板。

出乎李小芳意料的是,這款產品面世后不久,市面上就出現了仿制品。“仿制的產品跟我們的一模一樣。”李小芳向記者說,“但我們拿它沒辦法。”

因為李小芳沒有給他的產品申請專利。那時,他完全沒有知識產權保護意識。

這次遭遇后,李小芳開始意識到知識產權的重要性。“之后,我們公司每年都要申請專利。到2020年底,我們已經擁有了15項實用新型專利。”李小芳說。這個專利數量,對一家隻有幾十人的小公司而言,是個不錯的成績。

這些專利給李小芳帶來了驚喜。

就在李小芳和同事們忙著研發的時候,寧波市的另一家企業正忙著找供應商。這是一家生產電熨斗的企業,2019年,他們想推出一款鋰電池熨斗。熨斗需要的鋰電池功率大,但體積又要小,這就有技術難度。找了很長時間,這家企業還是沒找到合適的供應商。

一次偶然的機會,李小芳得知了此事,他將自己公司的一些專利發給了這家熨斗生產企業。很快,對方有了回復:趕緊生產一個樣品出來。

一個月后,李小芳交出了樣品。樣品測試,一次性通過!2019年,這款鋰電池熨斗投產,隨后在網上熱賣。“我們用專利造出了市場‘爆款’。”李小芳自豪地說。

如今,越來越多的企業跟鋰安電子一樣,重視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和運用。中國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知識產權大國,中國發明專利申請量連續9年居世界第一。國家知識產權局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1月底,中國發明專利有效量為301萬件。

在李小芳手中,知識產權轉化為了市場價值。而在楊宸手中,知識產權直接換來了真金白銀。

楊宸是雲南省昆明市萬德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2020年12月8日,憑借10個軟件著作權,他拿到了103萬元的知識產權質押融資貸款。

很多科技型中小企業缺乏不動產抵押物,但擁有不少知識產權,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成為他們的融資新手段。尤其是疫情防控期間,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價值更加凸顯。

疫情發生后不久,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知識產權局等部門聯合印發了“支持復工復產十條”,提出“支持企業開展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建立知識產權質押登記綠色通道,支持企業快速融資和續貸,緩解資金困難。”

2020年2月12日,一桶桶酒精、84消毒液從廣東省韶關市高科祥高新材料有限公司廠房運出,發往全國各地。

而在一周前,該公司還在為生產資金發愁。高科祥公司是防疫消毒產品生產企業,疫情發生后,產品需求量大幅上升,但原材料供應等成本也增加了,公司流動資金出現了缺口。

韶關市知識產權局了解到這一情況后,立即幫助企業與銀行對接。僅僅用了4天,高科祥公司就憑借“高純硫酸的節能高效階梯溫差蒸餾生產方法”等3件專利獲得了300萬元的知識產權質押貸款,緩解了資金壓力。

國家知識產權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前10個月,全國專利、商標質押融資總額達到1664億元,同比增長35%。

提升服務水平——

“貼心程度超乎想象”

一有時間,就要檢索一下商標,這是李樹坤多年來形成的習慣。

李樹坤是山東省青島市中德生態園國際合作部知識產權工作負責人,他擁有律師執業資格証,是一名公職律師。進入國家知識產權局網站,檢索園區企業的商標,仔細查看有無問題……李樹坤告訴記者,他經常進行這樣的“巡診”。

一次“巡診”時,李樹坤發現了問題。那是2016年,一家生產拋光磨料的德國企業剛剛入駐園區,李樹坤趕忙給這家企業總經理打去了電話:“你們在德國注冊了商標,但商標權是有地域性的,部分商標在中國沒有注冊,容易被別人搶注。”

李樹坤反復提醒,但德企總經理因忙於業務,把這事擱置了。就這樣,過了近2年,李樹坤突然接到德企總經理打來的電話。果然,有人搶注了商標,給公司造成了負面影響。這下這位總經理坐不住了:“怎麼辦呢?我們公司也沒有專業團隊處理知識產權的事情。”

中德生態園管委會立馬組織知識產權特派員走進這家德企,進行知識產權“會診”。特派員主要由高校教授和知名律師構成,他們通過對搶注商標進行檢索分析發現,這些商標雖然注冊了,但大多沒有生產產品,也就是說,屬於注冊但並未實際使用。根據商標法規定,注冊商標“沒有正當理由連續3年不使用的,任何單位或者個人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撤銷該注冊商標”。

於是,特派員立即指導企業提交了撤銷搶注商標的申請。2019年1月,一個搶注商標被撤銷﹔2019年5月,又有一個搶注商標被撤銷……與此同時,這家德企遞交了商標注冊申請。2019年8月—10月,32件商標成功注冊。

“貼心程度超乎想象!”對中德生態園管委會提供的知識產權服務,德企總經理這樣評價。后來,德國總公司的管理層來到中德生態園后,與管委會知識產權管理部門進行了座談,對園區的做法表達感謝,贊賞園區為營造國際化法制化營商環境所作的努力。

“對園區企業注冊商標檢索分析、風險預警、協調知識產權特派員上門服務,這些是我們提高知識產權服務水平的重要舉措。”中德生態園國際合作部部長唐華介紹說。

近年來,不少地方推動知識產權服務進園區、進企業,探索知識產權服務新模式。尤其是隨著“放管服”改革的深入,各地知識產權服務水平再上新台階。

湖北省武漢市洪興偉業環境科技有限公司研發出一種新技術,可以完成對大氣的自動採樣。2020年4月24日,洪興偉業公司為這項新技術提交了專利申請,5月12日,專利獲得授權,僅僅用了18天。

18天獲專利授權,與中國(武漢)知識產權保護中心快速審查通道有關。企業專利先提交到保護中心,經過保護中心預審后,准備充分的專利送達國家知識產權局,迅速獲得審核通過。

全面加強保護——

“加大侵權懲治力度”

拿到判決書后,莫某吃了一驚:賠償12萬元!

事情起因是,英國博柏利公司起訴莫某商標侵權,售賣假冒博柏利箱包。廣東省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博柏利公司勝訴,判令莫某與其店鋪所在商場,共同賠償博柏利公司12萬元。

“即便售假成立,也不至於賠償12萬元。”莫某和商場決定上訴。他們上訴至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並聲稱,“12萬元遠遠大於獲利。”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是全國4家知識產權法院之一。2020年8月,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受理了莫某和商場的上訴案,主審法官是韋曉雲。

2020年10月,二審判決結果出來了:“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韋曉雲向記者分析說,這個案子至少可以說明兩個問題,“一是表明,我們對國內外企業的知識產權一視同仁,同等保護﹔二是體現了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原則。”

採取懲罰性賠償的目的是大幅提高侵權違法的成本,這是知識產權“嚴保護”的重要舉措。近年來,中國加快建立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

“以往發生類似案件,賠償數額通常不會超過5萬元。”韋曉雲說,“這個案件中被告主觀惡意大,所以採用懲罰性賠償,加大侵權懲治力度。”

原來,早在幾年前,博柏利公司就向莫某和商場發去了律師函,要求停止侵權。莫某和商場置之不理。

二審判決后,莫某表示:“之前不清楚問題的嚴重性,教訓很深刻!”

作為法官,韋曉雲深有體會,近些年,全社會保護知識產權的意識越來越強,中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也越來越嚴。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數據顯示,近年來,中國每年受理超過40萬件知識產權案件,是審理專利案件最多的國家,也是審理周期最短的國家之一。

莫某商標侵權案塵埃落定,博柏利公司代理律師給韋曉雲法官打來電話,表達了對判決結果的贊賞:“保護知識產權,中國真的很用心!”

從2012年開始,國家知識產權局啟動知識產權保護社會滿意度調查,結果顯示,社會滿意度逐年提升。

知識產權案件的專業性、技術性較強,很多時候,要想得出令人信服的結論,離不開一個群體——“技術調查官”。

郝小芳是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名醫藥化工類技術調查官,她曾在國家級實驗室工作超過10年。

在一起高分子材料案件審理中,涉案產品是一種復合保溫材料。關於這種材料的復合方式是膠粘型還是熱熔型,原被告雙方爭執不下。雙方各自擁有技術團隊,對對方提交的証據多有質疑。

此時,郝小芳提出一種快捷的試驗方法。在法庭的組織下,涉案產品經過強極性有機溶劑浸泡30分鐘后,復合層完全分離成兩部分,這符合膠粘型材料的特征。雙方均認同這個結果,該案當庭撤訴。

(責編:李昉、林露)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