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聲閱讀:有版權聲音才能傳更遠

2018年08月08日08:27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原標題:2018年市場規模有望達45.4億元!有聲閱讀如何才能讓聲音傳更遠?

編者按:據統計,2017年,國內有聲閱讀市場規模為38.4億元,2018年有望達到45.4億元。目前,國內有聲閱讀的運營模式逐漸成熟,付費聽書已經被大眾所接受,行業也在加大版權保護與自律,以技術研發、內容創作生產和網絡傳播為主的生態鏈正在形成。

聽故事、聽小說、聽資訊等等,如今,有聲閱讀已經成為國民閱讀的一種重要方式,內容越來越豐富多樣的同時也在不斷進行優化。據統計,2017年,國內有聲閱讀市場規模為38.4億元,2018年有望達到45.4億元。“近年來,有聲閱讀是出版界增長最快的板塊,增長率接近40%,2017年更是達到46%,為產業提供了新的可靠支撐。”7月26日,在京舉行的2018第八屆中國數字出版博覽會之有聲內容產業發展論壇上,國家新聞出版署出版管理司副司長許文彤表示,目前,國內有聲閱讀的運營模式逐漸成熟,付費聽書已經被大眾所接受,行業也在加大版權保護與自律,以技術研發、內容創作生產和網絡傳播為主的生態鏈正在形成。

自2012年起,國內有聲閱讀市場就開始呈現倍數增長,從7.5億元激增至2017年的38.4億元,涌現懶人聽書、悅庫時光、喜馬拉雅等聽書平台,不斷探索深化內容服務,擴大市場空間。產業快速發展的同時,有聲閱讀市場也存在上游資源分散、內容質量參差不齊,以及版權保護未引起足夠重視等情況。“對此,我們啟動實施了有聲讀物精品出版工程。”許文彤介紹,該工程將進一步強化內容建設,尊重、鼓勵、支持原創,推動模式創新,拓展產業鏈,建立成熟的變現分配模式和運營機制,以及良好的行業秩序。此外,近日啟動的2018年“劍網行動”,也將有聲讀物與網絡直播等平台的盜版侵權行為同時列為專項整治的重點領域,以推動有聲閱市場有序發展。在主管部門加大管理與扶持的同時,有聲閱讀產業鏈各方也注重內容授權,積極探索發展路徑。

悅庫時光:打磨正版精品

2014年創立的北京悅庫時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悅庫時光),是北京人民廣播電台(下稱北京電台)的一個子公司,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對北京電台所有的內容版權進行重新梳理。如今,公司已發展成為集音頻版權投資、內容生產、內容分發和運營於一體的公司。

“成立悅庫時光,就是希望能夠把北京電台的音頻版權梳理清楚,讓作家和著作權人獲益,實現共贏。”北京悅庫時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張蓉表示,公司曾遭遇過有聲作品被網絡盜版的情況,為有效保護版權,公司先清理家底,再對外進行合作。截至目前,悅庫時光已與70多位知名作家、130余家出版機構建立了合作關系,推出矛盾文學獎系列、大歷史系列以及王小波全文等1000多部有聲書,時長達兩萬小時。

2016年,北京電台與北京聯合出版公司、懶人聽書聯合同步推出著名京味兒作家劉一達新書《紅案白案》及同名有聲小說,這種立體出版的全新模式引起行業關注﹔去年9月在北京文博會上,悅庫時光與宏宇天潤文化傳媒等聯合舉行《啞舍》有聲劇啟動儀式暨配音演員選拔活動,帶動圖書銷售效果顯著。

這些成功案例的背后,是悅庫時光對內容的精選與精制。“我們用傳媒的眼光嚴格篩選精致、經典的有聲書。”張蓉介紹,在內容選擇上,他們會選擇內容結構、人物塑造、故事情節都非常優秀且適合用有聲這種方式表達的作品﹔在內容制作上,悅庫時光與演播家和北京電台的主持人合作,通過錄制、后期制作等多個流程對作品進行精致打磨,經過反復審核后才會上市運營。通過這種模式打造的《白鹿原》有聲書,曾位居喜馬拉雅收聽排名榜第四。

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國內的有聲閱讀市場開始出現付費模式,市場也隨之發生很大變化。在張蓉看來,在未來的有聲閱讀市場上,像懶人聽書、喜馬拉雅這類靠流量和優質內容的平台可以走得更遠,而像凱叔講故事這種垂直類型,渠道非常有針對性,也能獲得長足發展。“悅庫時光之前做的是泛娛樂的大眾文化,未來,我們要精准定位,加大合作,也會在公共文化建設上做一些嘗試。”張蓉說。

中文在線:注重消費場景

去年上半年,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的熱播帶動紙書與有聲書熱銷,由中文在線打造的同名有聲書月收聽量曾突破2000萬。“做有聲書,一定要有優質的內容。”中文在線公共文化事業群副總裁孫香娟認為,優質的有聲閱讀內容制作需要較長時間,目前優質內容資源的缺乏成為行業發展的瓶頸。

成立已近20年的中文在線,旗下內容平台豐富,其中鴻達以太是國內知名的正版有聲讀物出版發行公司,擁有道聽途說、聽世界等品牌。截至目前,公司與眾多出版社達成合作,擁有二月河、余秋雨、周梅森等2000多位簽約名家,有聲資源25萬集,長達8萬小時,並以每年4萬小時的量增加。

在孫香娟看來,技術也是實現精品化的方式之一。“我們能聽的內容越來越豐富、越來越優質,這背后離不開‘科技+內容’的力量。”孫香娟表示,有聲閱讀行業發展離不開技術的進步,要擅於借助技術力量,實現內容與技術的結合,如可以在提升錄制效果的前提下,借助人工語音合成技術降低錄制成本。“我們可以大膽想象一下,在未來,有聲閱讀不再是由人播音,而是由機器人播送,甚至在你有需求的時候,由機器人為你送達,而你隻需用語音操控。這,可能是未來的場景之一。”

在選擇優質內容、借助技術力量打造精品讀物的同時,孫香娟認為做內容還要適合不同場景下的消費特點,應對用戶的不同消費需求進行深入挖掘和分析。目前,在內容運營上,中文在線與多家電商、企事業單位、音頻平台合作,合作的方式也豐富多樣。

“音頻行業還沒有發展到爆發性增長的階段,行業生態鏈正在形成。”孫香娟表示,在這個生態鏈中,既有文字作品版權人,也有演播者、錄制機構、平台等,以及越來越多的進入者,如何趁勢做大有聲閱讀市場,還需要各個參與方的共同努力。

 懶人聽書:豐富變現渠道

今年6月,有聲閱讀平台懶人聽書對外宣布完成C輪融資,規模為2億元,由時代出版等領投。起步於網絡小說的懶人聽書如今已成長為綜合性有聲閱讀交流平台。

長期的免費模式,培育出龐大的有聲閱讀市場。“2016年下半年,我們開始嘗試收費。”北京聲動懶人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惠祥表示,經過長期的市場培育,收費的情況超乎他們的預期,2017年,懶人聽書年收入過億元。這是一個讓李惠祥驕傲的數字。

經過不斷探索,如今國內的有聲閱讀盈利模式豐富多樣。李惠祥介紹,其一為章節付費模式,用戶可以選擇購買某些章節﹔其二為整本付費,用戶在免費試聽前幾個章節后選擇一次性購買全部章節﹔其三為訂閱付費,用戶在免費試聽前幾個章節后選擇訂閱整本書,一次性付款后等待更新。此外,還有會員付費模式,用戶可以按時間的長短購買不同的會員期,購買后可以免費暢聽所有的內容。

《人民的名義》有聲版曾在懶人聽書平台上創下收聽新高,對此,李惠祥表示,隻要內容足夠優秀,在平台上播出后一定會得到豐厚的回報。如今,懶人聽書每年投入幾千萬元購買內容版權資源,引入大量優秀內容,已與多家出版社進行了合作,擁有全國85%的正版網絡小說,平台已匯聚十三大類、115個小類,數萬本正版有聲讀物。同時,懶人聽書也有自己的音頻制作團隊,每個月大概生產8000小時左右的有聲讀物。

在加大與出版社、音頻內容方等合作的同時,懶人聽書還在不斷擴大合作范圍,與百度、阿裡巴巴、騰訊以及線下的圖書館等進行合作,因為李惠祥看到,有聲閱讀的市場還在不斷擴大,不止網站、移動客戶端,在車載等領域也有無限可能。

如今,厘清內容版權,加大版權合作,已成為有聲閱讀產業鏈各方的共識,在此基礎上,各家正在嘗試不同的努力方向,推動這一新興業態蓬勃發展。(本報記者 竇新穎 實習記者 李思靚)

相關鏈接:有聲書在全球市場快速興起

在音頻技術和用戶需求的雙重刺激下,我國有聲書市場表現驚人。根據喜馬拉雅聯合克勞銳近日發布的報告,國內的有聲書市場規模從2016年的23.7億元人民幣增加2018年的45.4億元人民幣。預計到2020年,這個數字將會超過78億元人民幣,龐大的市場需求助推了喜馬拉雅等綜合音頻平台的迅猛發展。

該報告還顯示,目前我國有聲書以年輕化、高學歷、高收入群體為主,30歲以下的年輕人佔比63.4%。未來對中老年群體有聲化市場的開拓,還將擁有巨大的發展空間。在對有聲讀物的選擇中,用戶對有聲讀物的音質、時長和內容最為關注,好的內容資源依然是有聲讀物最核心的競爭力。打造優質內容、加強平台付費內容布局成為各音頻平台實現差異化品牌、吸引用戶、拓展盈利渠道的重要之舉。

艾媒咨詢今年4月發布的數據也顯示,2017年我國有聲書用戶規模為2.96億,2018年用戶規模有望增至3.83億,規模增速較快。在付費意願方面,僅22.5%的受訪有聲書用戶不願為有聲書付費,其余用戶均有一定程度的付費意願。其中,受訪用戶對有聲書意願付費額度主要在20元人民幣以下,佔比高達69.0%,有聲書領域也將成為內容付費及平台挖掘盈利空間的重要方向。

在全球范圍內,有聲書也呈現快速發展之勢。據悉,2010年,全球主要出版社和大型公司出版的有聲書品種數為1.2萬種,2015年達到4.3萬種。在美國,美國出版商協會去年下半年發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產業報告顯示,協會旗下1202家出版商去年前3個月有聲書營收同比上升28.8%,實現連續第3年兩位數增長,有聲書的表現十分搶眼。而美國有聲書出版商協會發布的2016年度銷售報告也顯示,2016年其有聲書銷量同比增長33.6%,銷售總額達到21億美元,連續第3年以近20%的速度快速增長。值得注意的是,與我國有聲書不同,美國的有聲書有很大一部分並不依賴於網絡,一般指包含不低於51%的文字內容,復制和包裝成盒式磁帶、高密度光盤或者單純數字文件等形式進行銷售的錄音產品。(竇新穎)

(責編:王小艷、王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