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收物業費”“我不識LV”都成辯解理由--知識產權--人民網
人民網

“我隻收物業費”“我不識LV”都成辯解理由

孫蓬娣

2011年09月21日08:09    來源:《新商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昨日,國際知名公司法國路易威登馬利蒂公司(品牌英文簡稱LV)起訴大連17名被告侵犯商標權案件的審理進入第二天,這次被列為被告的是來自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及其4名業戶。面對各自要承擔的50萬元賠償,大家反響十分強烈。溫州城代理人高呼冤枉:溫州城店鋪已經售給個人了,業戶都取得了產權証,我們隻負責收取水、電和保潔費,難道也要承擔賠償責任?而被起訴的小業戶則是一臉無辜:我隻賣了150元的小包包,卻要賠償50萬元,這足以讓我關門了。

  溫州城:

  隻收物業費卻要賠償50萬元?

  在庭審現場,不難感覺到LV公司的決心和行動的縝密。在起訴溫州城之前,LV公司先后兩次現場取証。LV公司代理律師羅正紅表示:去年9月25日,LV集團發現在大連溫州城內有銷售假冒LV產品的情況后,帶領公証處人員展開了打假行動,對銷售假冒LV產品的行為進行調查取証。當年10月27日給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發出了第一份律師函,並多次電話聯系,要求對方給予書面答復,但是一直沒有回音。在這種情況下,11月25日,LV公司再次到溫州城進行調查取証。於今年3月31日,再次發出律師函。

  對於這一說法,溫州城商貿公司代理人回應說,根本沒有收到第一份律師函,而且LV公司方面也沒有出具快遞底單,因此指責自己沒有起到市場管理職責,証據不足。

  一再喊冤的溫州城商貿公司代理人認為,自己和其他商場經營方式不同,溫州城裡的店鋪早已出售給個人,並且每個人都取得了產權証,自己只是提供物業服務,每個月收取每平方米40元的物業費(水、電、保潔等),根本不負責經營管理,更談不上故意侵權。與微薄的物業費相比,50萬元的侵權費顯然是不對等的。對市場的管理是由工商部門來完成的,他們每個月都對市場進行檢查監督,我們沒有監管權。原告說我們沒有進行有關知識產權知識的培訓、張貼告示等情況,是因為這些不屬於我們物業管理范疇。LV公司由此斷定我們承擔侵權責任,於法無據,請求法院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LV代理人:

  不制止售假,可推斷為明知和故意

  對於溫州城的這一答復,羅正紅律師當場表示:據我們實地考察,在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下面,又單獨注冊了一家物業公司,兩家公司法人為同一個人。如果說物業公司收取物業費,負責水、電、保潔等業務的話,那麼商貿公司就應該負責商場的經營管理工作。商場內部出現售假情況,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不加以制止,可以推斷其為明知和故意,所以難脫其責。

  羅正紅表示:我們在判定物業管理公司是否應該承擔侵權責任的時候,大連並不是第一家,在上海的時候已經成功的追究了物業公司對其管理的服務對象承擔連帶責任或者單獨責任。所以,無論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以何種形式出現,服務的內容都是一樣的。任何物業管理公司都有按照國家法律法規規范市場的義務,否則的話,知識產權保護就淪為空談。根據我國《商標法管理條例》相關規定,故意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利權的行為,提供倉儲、運輸、郵寄等便保護知識產權不僅是企業保護自己的義務,同時也是提高市場競爭力的手段,隻有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意識才能提高中國企業核心競爭力,提高國家核心競爭力。大連是一個國際化的城市,許多國際會議在這裡召開,外國游客眾多,隻有加大整治力度才能有效遏制這種侵權行為,不給中國政府臉上抹黑,不影響中國國際形象。

  業戶自辯:

  花紋底色不一樣

  我賣的不是LV

  對於7位業戶而言,昨日堪稱最難熬的一天。“我只是小本買賣,隻賣了一個100元的鑰匙包和一個120元的名片夾。真不知道性質這麼惡劣,對不起。”讓被告王女士沒有想到的是,區區幾百元的貨物卻要承擔50萬元天價般的賠償,“這對於我的小店來說無疑於滅頂之災。”

  有被告當庭表示:我是庄河來的,有身份証可以証明,我不懂什麼是LV。還有業戶爭論:花紋和底色與LV的不一樣,所以不是LV。原告律師拉開包,用印有LV字樣的標識和拉鎖來証明侵權的事實。

  更有被告拿出了海城的兩張進貨單,希望為自己開脫……

  在上午被起訴的四家業主中,隻有一位業主請了律師,這位業主代理人表示:對於這些知識欠缺或者輕微侵權的業戶應該酌情處理,首先應該由工商部門進行處罰,情結嚴重的再通過司法途徑解決。被告的侵權行為在主觀上和客觀上都不存在故意,沒有在自己幾平方米的小店上設置LV標識,也沒有在其他進貨渠道上進過LV包,更沒有以LV名義賣過,信譽卡上也沒有注明任何品牌。按照《商標法》相關規定,銷售不知道品牌的商品,並且是合法取得的,不承擔賠償責任。

  另外,就價值來看,一個包200元,一個包500元。依照《商標法》相關規定,應該對侵權業戶處以侵權利益3倍以下的罰款。

  取証

  1個假LV鑰匙包

  100元

  一個假LV

  名片夾

  120元

  協商

  業戶議和:

  賠4000元

  還不行嗎?

  幾位業戶表示出積極的協商解決意向。相比較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不同意調解的堅決態度,昨天下午庭審結束后,被起訴的幾家溫州城商鋪業主找到LV公司的代理律師商討賠償數額,希望通過調解解決此案。

  雖然感覺銷售假LV被抓個現行“很不光彩”,但是幾家溫州城商鋪的業主顯得沒有心理准備和賠償經驗。“我們包賣了多少錢就賠他們多少錢不行嗎?”“3000塊總可以吧?實在不行我們就賠4000!”業主們七嘴八舌提出的賠償數額明顯不能讓LV滿意。當LV代理律師提出商鋪們可以派出代表與之協商時,在場的幾位業主也都是一臉茫然地看看彼此,沒有主意。

  案件進展

  還有9家商鋪或被另案起訴

  在昨天下午舉行的LV維權案件4案並審中,原告方LV當庭提出將申請追加直接銷售假冒LV商品的業主劉某為共同被告人,並將對另外9家沒有提出起訴的商鋪另案起訴。除了已經被起訴的7家商鋪外,又將有10家溫州城商鋪卷入到LV大連打假熱潮中。

  昨天下午審理的案件中,大連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都被列為第二被告,與商鋪共同承擔連帶侵權責任。而第4個案件中,大連溫州商貿有限公司作為獨立被告被單獨起訴。

  LV代理律師稱:“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作為溫州城市場的管理者,應該單獨承擔侵權責任。”對此,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師辯稱:“LV起訴的所有溫州城商鋪的產權,都已經出售了。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既不是這些商鋪的所有權人,也不是商鋪的使用權人,更不是商鋪的管理者。”律師辯稱,銷售假冒LV商品的店鋪都是具有獨立營業執照的個體戶,侵權責任應該由實際行為人承擔,不同意LV的起訴意見和起訴事實。

  在質証環節,LV代理律師在與坐在旁聽席上的LV公司代表張先生秘密商討后,表示將對獨立起訴的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一案追加一個共同被告。據了解,LV公司雖然一口氣起訴17家被告,立案22起。但是LV代理人在大連“打到”的假LV商品卻並不僅有這20多件。去年9月25日,LV代理人還在溫州城的另外10家店鋪內買到假冒的LV商品,同時由中山區公証機關進行了現場公証和証物封存。

  據LV代理律師稱:“因為很多銷售假冒LV商品的店鋪並沒有將營業執照懸挂在店鋪內,我們也找不到起訴對象,所以一開始並沒有將他們起訴到法院。”

  經過和議庭研究決定,法庭暫停了對LV單獨起訴溫州城商貿有限公司一案的審理。限原告在庭審7日后提交追加被告的書面申請和新的起訴書,逾期將不予受理。

  對於其他9家尚未被起訴到的售假店鋪,LV代理律師表示將在庭審后再申請立案起訴。當記者詢問還會不會有更多的溫州城商鋪被起訴,原告代理律師表示:“將與LV集團進一步協商,商業秘密不方便透露。”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往日熱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