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獨》的版權糾結--知識產權--人民網
人民網

《百年孤獨》的版權糾結

全海龍

2011年07月15日13:45    來源:《檢察日報》     手機看新聞

  27歲的“私生子”

  最近網上炒得最火的一本書,叫做《百年孤獨》。

  其實,這是一本老書了,自1967年被哥倫比亞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寫就,至今已44年,在中國出版發行也已有27個年頭了。老書之所以又再次走上輿論的風口浪尖,隻因“版權”二字。

  1967年5月30日,《百年孤獨》率先在阿根廷正式出版,當年,法國、意大利、美國、德國獲得《百年孤獨》的版權。在隨后的三年時間裡,英國、日本等16個國家也相繼取得了版權。

  中國直到2010年2月12日才正式取得了《百年孤獨》的版權。也就是說,在此之前已經滋養了眾多中國文學名士的《百年孤獨》中譯本都是盜版。這部名著自1982年出現中譯本以來,通過各種方式出版的各種版本不計其數,但無一例外,它們都隻有一個尷尬的身份:“私生子”。終於在2010年,中國拿到了《百年孤獨》正式的版權,用流行電影《關雲長》裡的台詞說,“戶口辦下來了”。

  “私生子”出生於1982年12月,當時國內的《世界文學》第六期率先發表該書六章。到1984年九十月份,國內先后出現了《百年孤獨》的兩個譯本,一個是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的由高長榮參照英、俄譯本的轉譯本,另一個是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的由黃錦炎、沈國正、陳泉等據西班牙語版翻譯的譯本。不過,這兩個版本並不是全譯本,在性描寫上作了較大刪節。

  1990年,《百年孤獨》之父加西亞·馬爾克斯與其代理人卡門·巴爾塞伊絲女士訪問中國。大陸書店隨處可見各出版社擅自出版的《百年孤獨》、《霍亂時期的愛情》等書,給作家留下了非常糟糕的印象。由是,作家憤怒了,說“有生之年不會將自己作品的任何版權授予中國的任何一家出版社……發誓死后150年都不授權中國出版我的作品,尤其是《百年孤獨》”。

  讓人尷尬的是,這些言行並沒能杜絕盜版《百年孤獨》在中國的發行,僅僅在馬爾克斯說完這番話之后的第三年,雲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百年孤獨》全本未刪減版。

  如果以1992年中國正式成為《保護文學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成員國作為分水嶺,那麼此前的中文版《百年孤獨》,無論質量如何,最多都隻能算是不知者不為罪的“未獲授權版”﹔而在1992年之后出版的版本,如雲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吳健恆譯本,不管翻譯得如何精妙,都是“明知故犯”,冠盜版之名,坐盜版之實。

  之后的各種盜版更是層出不窮。2000年,台海出版社宋鴻遠譯本出版﹔2001年,遠方出版社以及內蒙古大學出版社譯本出版﹔2003年,西苑出版社潘立民譯本出版﹔2004年,人民日報出版社仝彥芳等譯本出版﹔2004年,吉林大學出版社譯本出版﹔2005年,中國戲劇社李文軍譯本出版﹔2006年,漓江出版社出版內含《百年孤獨》的《加西亞·馬爾克斯作品集》……

  100萬美元的正版授權

  1992年后,隨著中國出版界的版權意識逐漸增強,據不完全統計,近20年間曾有100多家中國出版機構向馬爾克斯本人、其代理人卡門女士、哥倫比亞駐華使館,甚至墨西哥駐華使館(因為馬爾克斯旅居墨西哥多年)提出版權申請,但都未得到任何回復。

  鑒於之前的慘痛經歷,對馬爾克斯和卡門來說,向中國的出版社正式授權一直是非常慎重的。直到2008年,北京時代新經典文化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總編輯陳明俊給馬爾克斯寫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這才打動了他,表示“可以接洽商談相關事宜”。2008年,卡門專門委派工作人員到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對中國圖書市場、出版機構,進行了長達兩個月之久的考察。2009年,卡門再次委派工作人員來京與新經典的版權團隊、負責馬爾克斯項目的編輯團隊、行銷團隊進行洽談。

  2010年中國農歷春節前夕,新經典收到了卡門發來的授權通知,馬爾克斯願意將《百年孤獨》交給該公司推出中文版,但條件十分苛刻,馬爾克斯堅持要獲得授權的出版社為過去27年間的所有未經授權出版事件“埋單”,據傳費用高達100萬美元,且新經典在獲得中文版權的同時,需要完成“對未經權利人授權擅自出版馬爾克斯作品的出版機構進行打擊”的附帶要求。作家莫言因此感慨:“我個人所有書賣幾十種版權,出版上百個版本,加起來都沒有陳明俊這個花的錢多。所以我覺得他已經替中國過去沒有加入國際版權組織之前的出版承擔了歷史責任,很值得欽佩,非常了不起。”

  2011年5月30日,由新經典推出的《百年孤獨》全譯本在北京大學百年講堂正式首發。

  百年孤獨,塵埃落定。


【1】 【2】 

 

  


(責任編輯:魏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往日熱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