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授權起訴儒豹手機搜索 庭辯3小時無果--知識產權--人民網
人民網

余秋雨授權起訴儒豹手機搜索 庭辯3小時無果

2011年02月22日11:16    來源:中國經濟網     手機看新聞

  2011年春節前,儒豹手機搜索引擎(Roboo.com)收到了四厚本法院起訴書,狀告手機上網訪問儒豹對中國著名文化大師余秋雨的四本書造成了侵權,索賠近8萬元。2月15日法庭開庭,經過三個小時庭辯,未宣布結果。

  過去十年,電腦互聯網的內容爆炸式增長,人們上網找東西象大海撈針,離不開搜索引擎。而十年來百度也遭遇了很多次法律起訴,最終以國務院頒布《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為百度等網絡服務提供者建立了避風港,也促進了互聯網的快速繁榮和社會的巨大進步。

  隨著2009年1月7日中國 3G牌照發放,手機上網催生了移動互聯網在中國的興起,2010年被公認為3G移動互聯網在中國起飛的元年。隨著手機上網可訪問的內容爆炸式增長,手機搜索引擎也變得越來越必不可少,針對手機搜索的法律糾紛也自然會冒出來。對儒豹的起訴書指出,訪問儒豹(網址www.roboo.com,手機上網m.roboo.com)可以搜索、點擊、瀏覽、下載余秋雨的四部作品《文化苦旅》、《山居筆記》、《借我一生》、《行者無疆》。這一起訴,挑起了人們對3G手機搜索和瀏覽是否侵權的疑問和強烈關注。

  記者獲悉,2月15日上午法庭開庭三個小時,儒豹手機搜索進行了答辯反駁。據了解,儒豹羅列的抗辯理由包括:

  1、儒豹是一個手機搜索引擎,不是內容網站,儒豹員工從不上傳作品。儒豹提供了搜索和對搜索結果的展示,並忠於原始網站的展現和體驗。按照2006年7月1日國務院******總理親自簽署頒布實施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即避風港原則,証明儒豹的手機搜索在收到通知后刪除搜索結果,並不構成侵權或承擔賠償責任。而權利人在起訴之前沒有做任何通知。

  2、權利人按著作權法,每千字索賠75元,四本書近8萬元,不合理。這個標准是互聯網出現之前的紙質出版的規定,在新興的手機、3G移動互聯網上,行情是每千字1到2分錢,或一本書幾毛錢或1-2元錢,或包月3-5元不限書量。

  3、從所出示的書的印數推算,其銷售利益可能受到的影響程度不大。

  4、儒豹手機搜索和瀏覽的記錄表明,3億手機網民對娛樂休閑、生活服務、日常消費品、消費品生產和服務企業的點擊率很高,但對高端文化作品的點擊率不高,所以實際造成的影響可以忽略。

  文化大師曾在批評中國文化的誤區時說道,“現在,電腦早已可以幾萬倍、幾十萬倍地超過那些記性最好的腦子進行貯存和檢索,那種對記憶的崇拜實在是太老舊了,卻還在奇怪地流行”。那麼,在手機越來越智能化、越來越象電腦的趨勢下,也勢必會從根本上改變人們看書學習,獲取知識和信息的習慣。當每個人隨時隨地可以拿出手機來查閱書籍資料時,誰還會費力去背誦那汗牛充棟的圖書館裡的書?誰還會在自己的電腦中貯藏大量書籍?隻要順手拿出衣服口袋中小小的手機,就能從浩瀚的移動互聯網中輕鬆搜索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任何內容,並借助高速的3G網絡瀏覽。

  那麼3G搜索和瀏覽造成版權和傳播權的糾紛怎麼處理?《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體現了與時俱進的思路和原則:搜索引擎服務提供商,在無法被証明事先知道發布的鏈接或內容為侵權的情況下,得到權利人的通知后,及時刪去相關內容的,可以免除法律責任。中國律師協會信息網絡與高新技術委員會秘書長陳際紅早在2005年9月在百度因為保護條例尚未頒布而造成敗訴時,就前瞻性地指出:“在數字時代,傳統的著作權保護模式已經落后於新技術的發展,不僅因為其巨大的保護成本,更是因為網絡發展的迫切需要和人們對信息的強烈需求。因此,我們必須重新審視權利人和使用人之間的利益分配原則和限制”。在2006年7月1日保護條例頒布后,國家版權局版權司副司長許超在接受公開採訪時,特別提到:“如果我是一個搜索引擎網站或者博客網站,作者隻要先通知我,我刪除了就不承擔侵權責任了”。

  但是3G剛剛開始,手機終端千差萬別、各種技術五花八門、產品琳琅滿目、使用模式多式多樣,尤其手機和電腦、手機上網和電腦上網、手機搜索引擎和電腦搜索引擎有不少的差別。當出現糾紛時如何判決,需要明確的法規細則以便法律界、社會、產業、用戶有明晰的認識和依據。這起儒豹手機搜索的案例,也許能夠催生出一套國家專門針對3G移動互聯網的法規細則和實施指導,這樣也可看作文化大師對中國新興的3G移動互聯網的推動和貢獻。

  在庭辯結束時,儒豹代表人說:中國的3G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迅猛,但是水平仍落后於發達國家,尤其比日本、韓國有幾年的滯后,因此對移動互聯網產業的扶持仍然是國家立法、執法時所需重點考量的公共政策,法制應該促進當前的產業發展,否則3億手機網民都會受到影響,極端保護個人收益會阻礙了整個國家3G移動互聯網新興產業的發展。美國早在1998年就頒布了保護互聯網發展的避風港政策,而中國在8年后的2006年才頒布實施類似的避風港政策。如今在中國3G移動互聯網已經落后其他國家的緊迫形勢下,國家法律和政策也承載著扶持和保護新興產業的責任,作家和文化人士也需要理解、學習和正視新技術、新行業對自己和對社會有利的一面,與時俱進,改變思路,與網絡服務提供者合作,取得高效傳播和雙贏的結果。
  

(責任編輯:魏倩)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