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知識產權 >> 新聞資訊 >> 專題 >> 《春天裡》不能再唱爭議的背后

本網專稿:《春天裡》爭議 汪峰該拿什麼維權?

【導讀】 最近,登上兔年春晚舞台的農民工組合旭日陽剛與歌手汪峰之爭引爆了網絡。無疑,汪峰作為《春天裡》詞曲作者及原唱者,旭日陽剛的行為侵犯了其著作權,被叫停演唱《春天裡》並非無道理。就汪峰與旭日陽剛之間的爭議,現行法律框架下,正如李順德教授所說,“這個問題他們完全可以自己協商”,汪峰為“音著協”會員,他人能否 “翻唱”可通過協會行使權利,從法律角度無可指摘。【詳細】

“旭日陽剛”被禁唱《春天裡》版權保護引發公眾爭論

【導讀】 《春天裡》的“禁唱”事件受到了網民空前的關注,並且激起了兩極化的反應。盡管大部分人對汪峰的“維權”行為表示支持,但仍有為數不少的網民批評他“太狹隘自私”。而版權人士和法律專家則指出,這一糾紛有望激發公眾的版權保護意識,讓中國版權經濟的“春天”早一點到來。【詳細】

媒體評論
《人民日報》:評“旭日陽剛”被禁唱 自己的春天不能靠別人
這兩天,歌手汪峰有點郁悶,他因為禁止農民工歌手“旭日陽剛”演唱自己的作品《春天裡》而招來網絡上的一片罵聲。真是一件令人詫異的怪事。這就好比你把車借給了朋友,可朋友卻用它拉私活賺錢。於是你把車要回來,可別人卻說你“小心眼兒!”維護合法權益,竟成了千夫所指的惡人!【點擊閱讀】
《北京青年報》:禁唱《春天裡》是很好的維權案例
旭日陽剛受到網友追捧一舉成名之后,不但得以躋身央視春晚,還得到了大量商業演出的合同。但他們演唱、翻唱汪峰的作品,卻很少履行"獲得許可"這一法定義務,更沒有支付報酬。很多人乃至當事者都把這看成順理成章的事,卻很少追問這是否合法和正當。因為旭日陽剛出身底層,所以就"拿來"有理﹔因為汪峰"不差錢",所以就不該伸張權利。【點擊閱讀】
《北京商報》:汪峰著作維權成“羨慕嫉妒恨”?
其實,我們關注的不僅是這一個案的是非曲直,我們更想糾正的是公眾面對著作權的冷漠、無知態度。創意作品,是如假包換的私人財產,有人偷走揚長而去,留下主人在原地被眾人指責氣度不夠、胸懷不寬。嗚呼!圍觀者眾,明事理者少,公眾的版權意識之淡薄正如魯迅筆下麻木的國民。【點擊閱讀】
《新京報》:版權意識亟須走進“春天裡”
 旭日陽剛能夠唱著《春天裡》走上春晚,是值得高興的。他們的成功,讓眾多草根看到了希望。對於草根我們有著一種天然的同情與體恤,但這是否就意味著草根可以無視一些規則?在這方面是應該能夠形成共識的,在規則的遵守上,應該是無身份限制的,即使是“草根”。【點擊閱讀】
小調查
你認為汪峰是否可不讓“旭日陽剛”演唱《春天裡》?
從版權法角度,可以不授權
汪峰“小氣”,可以支持“旭日陽剛”
雙方可以再協商
無所謂
關於“旭日陽剛”
【旭日陽剛】一個由流浪歌手組成的音樂組合,吉他手劉剛,主唱王旭。因為唱響“農民工”版《春天裡》,受不少網友和音樂人的追捧,從而搖身變為了網絡紅人。他們以其質朴無華的演唱風格紅遍了各大視頻網站以及各個網站的微博裡,目前在人人網、優酷、各大網站論壇上瘋傳其視頻作品。農村長大、進城打工、生活在社會的底層,這些因素讓“旭日陽剛”吸引大量的草根粉絲。
“旭日陽剛”視頻

相關法律法規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1990年9月7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 根據2001年10月27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決定》修正。
相關條例:
第三十六條 使用他人作品演出,表演者(演員、演出單位)應當取得著作權人許可,並支付報酬。演出組織者組織演出,由該組織者取得著作權人許可,並支付報酬。
使用改編、翻譯、注釋、整理已有作品而產生的作品進行演出,應當取得改編、翻譯、注釋、整理作品的著作權人和原作品的著作權人許可,並支付報酬。
————————————————————————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
  音著協成立於1992年12月17日,是由國家版權局和中國音樂家協會共同發起成立的目前中國大陸唯一的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是專門維護作曲者、作詞者和其他音樂著作權人合法權益的非營利性機構。音著協可代表加入的會員行使著作權利。